如果無法閱讀電子報,連結至網頁版電子報
♦ 府中電子報 2018.11.10 出刊
新北市府中15紀錄片放映院
     
* 每周主題  
  十一月主題影展「向電影職人致敬」──《大師之眼—從安東尼奧尼到伍迪艾倫》映後座談

十一月主題影展「向電影職人致敬」──《大師之眼—從安東尼奧尼到伍迪艾倫》映後座談的劇照
時間:2018.11.03(六)
講者:資深影評 李幼鸚鵡鵪鶉


大家好,我事先寫了很多的筆記,可是當我剛才匆匆忙忙、想舒服地再看一遍的時候,完全沒有準備紙筆、只好寫在手上,因為整部電影裡面那麼多人、那麼多故事、出現一個畫面或是提到一個人物,其實背後有許多滿有趣的故事,所以我覺得,評論的部分就先不管它,光是講那些,可能就要用一萬字才能稍微談論。
 
我先講剛才急忙寫在手上的三個有趣的地方,關於語文,常常是我最感興趣的部分,在電影裡多位受訪的人物在最後都用義大利語“ciao” 致意,像是英國導演肯 · 洛區。在這部電影中,每位受訪者基本上都是使用自己的母語,如英文、法文⋯,可是在最後他故意講了一句義大利語,其實是尊重對方,所以他特別努力地講。
 
另外一個部分就是,歐洲美國的導演、演員,有時候可能因為歐洲的人的姓氏與名字很長,常在台灣翻譯時,簡化他的姓氏、名字沒有翻譯,譬如說影片中所談到安東尼奧尼(Michelangelo Antonioni)這位義大利電影大師時,有時候不是用安東尼奧尼這個字,而是用米開朗基羅,我想各位應該不會誤會成那位文藝復興時代的藝術家,講到米開朗基羅,就是安東尼奧尼的名字,所以各位如果看到那個地方以為是另外一個人,不知道其實講的就是安東尼奧尼的話,對各位來講可能會不方便。
 
還有另一個是關於色彩的部分,我以前沒有想到有這樣一部電影,對色彩的研究及討論會到如此深刻的地步。我比較注意的是臺灣導演楊德昌,從他的每一部電影《光陰的故事》、《海灘的一天》、《恐怖份子》,一路到《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再到最後一部《一一》,都聚焦與凸顯在紅、綠、黑、白四種顏色。應該這樣說,剛從黑白電影進入到彩色電影時,好不容易可以用更多顏色來表達的時候,電影幾乎是把所有顏色都往畫面上丟。之後發展到某一階段時,有些導演開可能開始捨棄某些顏色、聚焦在某幾個特定顏色、或是風格換到某些顏色,像是法國導演高達,在1960年代的很多部電影主要都在紅、藍兩種顏色之間,可能單獨出現、一起出現、甚至是特別凸顯。
 
色彩的部分因為講不完,所以我先分享我近期看的兩部電影,一位是法國導演尚若白(Jean-Robert Thomann),去年有一部作品叫做《我的西門小故事》,他中文講的很棒,而且娶了一位臺灣藝術家太太;另一部是台藝大一位學生徐千淳,我也將他的一部關於印度題材的愛情劇情短片《Amir》,一併放在我的臉書上。
 
就這兩位導演來講,徐千淳那部很多地方都是或紅或綠,在色彩方面顯然有一些反省;法國導演尚若白雖然允許各種顏色的出現,可是好幾次是特別凸顯紅或綠色,或者紅綠一起時所產生的對比來作表現。這個部分就暫時講到這裡,我們先來看一下投影片。
 
這是柏格曼(Ingmar Bergman)與他的攝影指導尼克維斯特(Sven Nykvist),其實我原本準備的是導演與攝影師之間的關係,我先提及柏格曼,他真的是一位很偉大的導演,當年與瑞典攝影指導貢納爾‧費歇爾(Gunnar Fischer)拍了《野草莓》和《第七封印》,攝影指導與導演都成為全世界矚目的藝術家。可是沒有想到,柏格曼如此信任他,當他要改變風格時,那位攝影指導不同意,柏格曼就將他換掉、永遠不再合作,這時就換了尼克維斯特。
 
紀錄片中提及到的義大利攝影指導江尼 · 狄 · 韋囊柔(Gianni di Venanzo) 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人物,他是1920年、與費里尼同年出生,在1966年英年早逝,非常可惜,今天這部電影的卡羅狄帕瑪(Carlo Di Palma)三番兩次地提及他攝影指導的師傅就是這號人物。很多大師結束之作品都是由這號人物擔任攝影指導,如安東尼奧尼的《情事》、《慾海含羞花》,費里尼的《八又二分之一》。其中在與費里尼合作的《八又二分之一》之後,或許是身體狀況不佳,便沒有與他合作其他作品。
 
 
江尼 · 狄 · 韋囊柔(Gianni di Venanzo) 攝影指導與安東尼奧尼的《Il Grido》,我將它翻譯成《漂泊》,為美國與義大利演員合演、在1960年《情事》之前的一部相當傑出的電影。因為安東尼奧尼是從1960年《情事》開始才被認定為義大利電影大師,所以《漂泊》這部可能我們較不熟悉,裡面飾演女主角的演員Alida Valli,在英、法、義、美電影中都參與過許多傑出的電影,如希區考克的《淒艷斷腸花》、英國導演卡洛 · 李的《黑獄亡魂》、維斯康堤的《戰國妖姬》又稱《斷腸飄香不了情》、貝托魯奇《蜘蛛的策略》等。
 
 
《紅色沙漠》是安東尼奧尼請卡羅狄帕瑪(Carlo Di Palma)接棒江尼 · 狄 · 韋囊柔(Gianni di Venanzo)擔任攝影指導的電影。我看了一本書寫道,卡羅狄帕瑪(Carlo Di Palma)不是每一部片都是掛上他的本名,某幾部片他則是使用了藝名。

左邊是一位非常重要的女演員克勞蒂亞·卡蒂納(Claudia Cardinale),因為姓和名字都是C字頭的,所以當時日本和台灣都簡稱她為「CC」。另一位法國女演員碧姬·芭杜(Brigitte Bardot),有時稱之為性感小貓,姓氏的縮寫是「BB」。克勞蒂亞·卡蒂納(Claudia Cardinale) 演過費里尼的《八又二分之一》、《氣蓋山河》,在這兩部傑作之前,1960年她也演過主題曲風靡全球的電影《手提箱女郎》,各位如果上網搜尋《手提箱女郎》的音樂,真的非常好聽,在台灣也流行了一陣子。這邊這位女演員莫妮卡 · 維蒂(Monica Vitti) 主演過安東尼奧尼的《情事》、《夜》、《慾海含羞花》以及《紅色沙漠》⋯⋯。這兩位女演員都是所謂演了許多傑出的藝術電影大導演作品的義大利女演員,兩位竟然願意合演一部電影,實屬難得,可惜的是台灣與世界許多地方都沒有注意到此部電影。讓我想起兒時看到的一則電影海報的廣告,為英國007男演員史恩 · 康納萊加上法國媲美瑪麗蓮夢露的「BB」碧姬·芭杜,後來被西方影評評價為極差的電影,兩人好不容易一起合演一部電影,卻是一個大爛片,實在可惜。
 
 
安諾 · 艾美(Anouk Aimée),是法國非常出色的女演員,在1960年代初期,無論是好萊塢或是義法合作的電影,並沒有因此讓她大紅大紫,不過很珍貴的是她主演了兩部費里尼的1960年《生活的甜蜜》以及1963年《八又二分之一》。這是安諾 · 艾美在《生活的甜蜜》裡的鏡頭。
 
 
觀眾提問:您好,我有兩個簡單的問題,第一個問題是,在剛才紀錄片有講到一個很有趣的關鍵是,做一個攝影師是不是得先看好劇本,還是什麼也不管、直接到現場進行攝影指導?另一個問題是,既然這這位攝影大師與許多不同國家的導演合作,他們如何在溝通、互動?
謝謝,我十分珍惜你的問題。你的第一個問題,主要是看攝影指導本身的個性、做風,或是看導演的個性、做風,因為有些導演根本沒有劇本、或者不希望你被劇本綁住的話,甚至連演員都不給劇本,不過在哪裡拍攝的話還是需要去勘景,就算是導演有點即興式的,攝影指導還是得事先做功課,不只是場景、攝影機該放在何處也是重點、該如何拍攝演員亦或是空間不夠等,這些因素都要考量進去。就像是楊德昌導演的《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據我所知,楊德昌事先和那些年輕很多的編劇講過故事才以此故事去發展,但後來得知,劇本寫出來後楊德昌根本沒有看。王家衛不也是這樣嗎,常常是沒有劇本。我最近演過張作驥導演的一個小角色,也是完全沒有給劇本就直接演。所以攝影指導要不要讀劇本這件事,其實有很多變數與可能性,主要看和哪位導演搭配。
 
第二個問題,有些導演與攝影師是一路共同成長起來的,若是以法國新浪潮來說,像是塞納河左岸的雷奈,或是右岸、電影筆記派的高達,他們都是從第一部電影就與他們的攝影之導開始合作。雷奈在1959年第一部劇情長片《廣島之戀》之前,大約1955年左右的《夜與霧》就已經找了Sacha Vierny 這位攝影夥伴來做他的攝影指導,直至後來《廣島之戀》、《去年在馬倫巴》一路下來幾乎也都是和這位夥伴合作,中間有段時間 Sacha Vierny 被他人邀去拍片,加上雷奈的電影可能無法耽擱時間,因此才暫換別人擔任攝影指導;高達第一部劇情長片《斷了氣》是由 Raoul Coutard 擔任攝影指導,接著之後許多部也都是由他擔任。相較之下柏格曼比較狠一些,與他一起成長的攝影指導 Gunner Fischer,和他合作過《野草莓》、《第七封印》等非常著名的作品,不過,後來他想改變風格,卻與攝影指導意見相歧、因而拆夥,便找了Sven Nykvist 來做攝影指導。
 
再回頭說到雷奈,英國導演彼得 · 格林納威十分崇拜他的許多作品,便把他的御用攝影請過來作自己電影的攝影指導,也因此雷奈後來幾部電影只好找其他的攝影指導來擔任。同樣的,費里尼也有類似的情況,1969年的《愛情神話》、至後來的《阿瑪柯德》、《揚帆》都是由 Giuseppe Rotunno 作攝影指導,之後美國許多人都非常喜愛費里尼的電影,也因此拉攏他的攝影指導,如《爵士春秋》。
 
攝影指導與不同的導演會有什麼樣的結果,其實不只是不同的導演,以柏格曼來講,導演若自己想改變風格、自我操演,就會要求攝影指導跟著改變。同一個導演尚且會變,不同的導演當然有不同的期待與要求,不過以攝影指導的專業程度來看,通常是可以配合,甚至還會提供更多的創意來幫助導演。比如安東尼奧尼會說「我要的紅色不只是色彩上的紅色就足夠」,以我第一次看《紅色沙漠》來說,我跟本不會聯想到他要求的紅色究竟是怎麼樣的紅色,攝影指導真的會拿許多不同的紅與導演作研究,究竟要紅到何種程度。
 
其實印刷字版或是書籍也會如此,像是我身上穿的這種藍色,在印刷時師傅就會拿出色票讓我選擇到底是第幾號的藍色,如此細緻的程度。之前英國女導演莎莉波特來台時,我曾向她請教,她請了法國如此著名、拍過雷奈《去年在馬倫巴》以及格林納威《一加二的故事》的攝影指導 Scha Vierny ,如果她自己的導演風格與這兩位電影大師風格不同的話,攝影指導該如何配合,她就客氣地說「我從他那邊學習到很多」,大概就知道她的意思了。
 
有一次我問杜可風,他做過楊德昌《海灘的一天》、王家衛《阿飛正傳》的攝影指導,這兩位導演風格完全不同,是如何配合他們,又或者是,覺得他們對你要求的風格在哪裡。結果杜可風答非所問,說拍攝《海灘的一天》的時候他很年輕,時常為了一個鏡頭在那研究六七個小時;與王家衛合作時他老了,所以就讓底下的攝影師去做,因為他只是攝影指導。今天真的很高興,能夠分享這麼多故事,我其實滿想講更多事情,包括那些大家未提及的事我也想分享,我非常喜歡《一一》裡的小男孩,拍的照片總是別人的背面而不是正面,其實這也有種暗示就是,電影或藝術家願意去呈現大家所忽略、不注意的面相,而不是去拍那些大家都理解知道的事情。所以我其實有時在講許多故事,雖然我不是學院派,也不是什麼電影理論家,可是我喜歡去寫、去講那些大家較不注意到的東西,我也非常感謝你問了這兩個問題,提醒我講了這些故事。
 
當時被邀請來講這部電影的時候,我就先把很多我需要的畫面用DV翻拍下來,因為我看電影或研究電影的時候,喜歡用DVD擷取其中的某些畫面,電影公司提供的常常都不是我想要的畫面,我喜歡注意某一格、擁有特殊性的畫面,然後像個用功的小學生,擷取很多格、再配上文字,各位可以對照今天我講的題材與臉書上的內容互作參考,因為我知道時間一定不夠用,謝謝。
 
 
觀眾提問:可以請問老師,你認為這部電影的主角在電影史上有什麼樣的重要性?
我其實很挫折,因為我自己沒有使用電腦的習慣,如果我想查資料的話只能從國家電影中心、自己的藏書等去找那些人物的介紹。有本對許多重要攝影指導都有很完整的作品年表、詳細的介紹的書籍竟然沒有這號人物,不是特別排斥他,而是一個人必須累積許多年的成果才會進到書籍裏頭,像我剛才所說的雷奈、高達、費里尼的攝影指導們都在裡面,有時候電影書籍、紙本所記錄的的東西其實會比個人實際的成就還會晚了許多。
 
另外可以延伸到我在1980年寫的書《威尼斯影展、坎城影展》,當時會寫這本書主要的理由是因為台灣只看奧斯卡,根本不知道天外有天,所以我認為那本書是為台灣讀者、喜歡電影的人開的一扇窗,能夠去看到其他東西。在1980年台灣新電影崛起後,楊德昌與侯孝賢的電影是如此傑出,可是坎城、威尼斯這些較大的影展起初根本不要他們的電影參賽,而是在南特影展、盧卡諾影展等受到肯定,坎城才慢慢吞吞地接納他們,所以我的書就不再寫續集、停留在1980年。
 
像你說這位攝影指導非常傑出,你要注意的是,雖然他非常傑出,我們不要只侷限在他為安東尼奧尼、伍迪艾倫兩位大導演發光發熱的部分,這部電影也有提及,其實中間還有與許多重要的導演合作過,只是我們未必看過其他們的電影、未必知道他為那些導演所做的事,就安東尼奧尼、伍迪艾倫兩位,比較有趣的是,兩位導演的姓氏都是A字頭,所以他是從一個A到另一個A。
 
 


 
 
 

十一月主題:向電影職人致敬
 
 


職人(Shokunin)一詞,出自日文,意指透過熟練的技術,用雙手打造作品以此作為職業的人。日本認為職人是一種受人民尊重的身分,而其技術純熟接近藝術境界,又可將其手工技術稱為「職人藝」。大部分的職人技術,都是透過師徒制傳承,要向某個技藝的大師級人物拜師,獲得認可後才可加入,學習其技能及專長;其制度嚴謹,求職的人也視為一種必經之路。大家對於職人的尊重,一切源自職人本身對於完美的認定,不妥協甚至有些頑固的堅持,也正因這樣,被封為職人等於是品質認證。乍看之下,職人與電影似乎毫不相干,但仔細想想臺灣電影產業的發展,也是由幾位默默耕於數十年的專業電影工作者,以近乎手工業的方式,將爐火純青的專業技術,傳授給新一代的電影人。11月適逢華人界的電影盛事「金馬獎」,讓我們以觀看電影的方式,感謝電影職人的付出!

說起電影,除了電影導演、編劇、演員之外,掌控鏡頭及光線的攝影師,及抓準觀眾心裡、營造氛圍的配樂家,也都是幕後工作的重大功臣之一。《坂本龍一:終章》描述日本新音樂教父坂本龍一的配樂歷程,並記錄他罹癌後停工養病的日子,擁有完美職人形象的坂本龍一,從年輕創立樂團、到後來配樂獲獎成為大師,仍深研電子實驗音樂,將音樂視為他發聲的唯一媒介,敬業精神令人感佩;《電影配樂傳奇》則是以電影音樂為主角,從令人耳熟能詳的配樂及電影片段,勾起大家共同的回憶,同時在片子推展過程中,再次認識、發掘好萊塢音樂工作者、配樂大師的經典作品。

另一方面,臺灣的電影配樂近年來有不少音樂人投入,多樣樂風也替國片增添不少可看性,特別推薦長期為侯孝賢導演配樂,甚至已是固定班底的林強,透過《電影正發聲》這個紀錄短片,觀眾可近距離觀察到林強配樂的工作過程,以及他對於音樂的詮釋與堅持。除了配樂,最容易被忽略的就是細膩的音效師,他們的工作雖不常被提及,卻在電影中扮演不可或缺的角色。自有聲電影時代來臨後,Foley(擬音)這個字專指隨著電影畫面、劇情同步製造音效的工作,這項專門的職人藝,在臺灣導演王婉柔的作品《擬音》第一次完整介紹擬音師的角色,記錄國寶胡定一師傅,四十年來為電影所付出的藝術貢獻。

關於攝影師,《大師之眼—從安東尼奧尼到伍迪艾倫》刻劃長期被觀眾忽略的義大利攝影師,也是義大利新寫實主義影史中重要推手,他是卡羅狄帕瑪;電影娓娓道來他曾參與的眾多經典影片,及合作過的重要導演,相信觀眾看完會有種相見恨晚的感嘆。《乘著光影旅行》則將鏡頭對準臺灣攝影師李屏賓,道出一路以來堅定不移的生命與創作軌跡。

如果電影對於你來說,是灌溉心靈荒漠不可或缺的泉水,那麼以下電影,影迷絕不能錯過。紀錄片《永不落幕:35釐米膠卷藝術》訪問自導演、戲院經營者、演員至各年齡層的觀眾,述說電影院對他們的重要性,同時探討膠卷電影的發展興衰,與其不可捨棄的迷人之處。如果電影院是製造夢想的工廠,那麼戲院放映師則是實踐夢想的推手,劇情片《新天堂樂園(數位修復版)》描繪老戲院裡的迷人眾生相,經典配樂將勾起影迷的不少回憶。


本月「影展觀點」單元,推薦近三年來坎城影展金棕櫚得獎影片:《小偷家族》、《抓狂美術館》、《我是布萊克》,精彩可期。「國際華人紀錄片月」持續帶來華人導演議題紀錄片;另還邀請2018關渡國際動畫節競賽及觀摩作品來府中15放映,歡迎大小影迷們在戲院中,一同沉醉光影魅力。 

 

購票請至:全國兩廳院售票系統端點、7-11(i-bon)、全家(FamiPort)、萊爾富(Life-ET)等購票系統、放映當日每場次現場保留四十張,每人每場限購二張。
詳情請至官網查詢
府中15官網或電洽(02)2965-7186。

府中15官網
http://web.fuzhong15.ntpc.gov.tw/films/


府中15 FB 官方粉絲頁
https://www.facebook.com/fuzhong15

 


【府中15集點抽集滿四場電影抽【釀電影】雜誌

凡觀賞當月電影,憑一張電影票根即可獲得1點,集滿4點即符合抽獎資格
就有機會獲得由釀電影所提供的《試刊號》或《創刊號》乙本!

12月抽出10名小禮得主(隨機贈送,恕不挑選),得獎名單將同步公告於官網。
主辦單位對活動相關辦法及獎項保有調整權力。

*詳情請見官網:11月集點抽
 

 


【府中15票根好好用】
8月起,持府中15票根至以下指定店家消費,即享府中15影迷專屬優惠。

猜咖啡 Guess What
★ 憑府中15當月票根至猜咖啡任選飲品+甜點可享30元折扣優惠。每張票根僅限優惠乙次。

官網|facebook

【戀巧克】手工黑巧克力專門店
★ 憑府中15 當月票根至戀巧克手工黑巧克力專門店消費滿150元,可免費獲得【可愛動物巧克力乙顆】。

官網|facebook

【Artco De Café典藏咖啡館】府中15店
★ 憑府中15 當月票根,消費可享9折優惠。

官網|facebook

 

 

【音像作品發表】

「府中15新北市紀錄片放映院」為鼓勵具有獨特觀點之音像作品擁有發表、被關注及深度討論的機會,凡個人獨立影像創作者或音像製作單位之作品,影視教育機構、大專院校傳播及電影系畢展或社區大學成果發表等皆可報名,歡迎各類型長短片提出申請。
 
經審核通過之影片,即可在「府中15」發表播映。主辦單位也將針對影片創作形式、主題內容邀請電影工作者或議題專家,於作品發表現場與創作者展開對話。
 
申請辦法

 


  
   
   
坂本龍一:終章 擬音 新天堂樂園(數位修復版) 刺客聶隱娘 小偷家族
坂本龍一:終章 擬音 新天堂樂園(數位修復版) 刺客聶隱娘 小偷家族
     
府中15放映場次表 本月場次及電影資訊請上官網查詢!
   
     
     
活動售票資訊 「府中15新北市紀錄片放映院」售票資訊:
當月票券已全面開賣,各場次票券販售端點及注意事項如下:
1. 於全國兩廳院售票系統端點、7-11(ibon)、萊爾富(Life-ET)、全家(FamiPort)購買。
2. 至兩廳院售票網訂購(網路訂票需為兩廳院之友),請事先自行取票,節目演出當天現場,無法受理網路訂票取票作業,敬請見諒。

★兩廳院購票頁面:【府中15】新北市紀錄片放映院
  當日售票    
每場次電影,現場提供40張票券,每人每場限購2張,請至「府中15」
1樓售票處購買,售完為止。  
【當日售票時間】
-週二至週五電影:晚上6時開放購票
-週末及例假日:下午第一場前一個小時開放當日各場次購票,唯早上10:30場次,為前一小時9:30開放購買該場次票券。  

免費入場辦法
開演前20分鐘於1樓發放號碼牌與蓋手印章,前10分鐘開放入場,每人限領一張號碼牌。現場座位額滿時,即不開放入場。 

索票入場辦法
電影放映前7天於開館時間9:00-21:00至「府中15」一樓服務大廳索取。 例如:11/6(二)場次電影,10/31(二)開放索票取券,一人限索2張。
   
主辦單位:新北市政府。承辦單位:新北市政府文化局。執行單位:中映電影文化公司、新北市紀錄片從業人員職業工會。媒體協力:飛碟聯播網、放映周報、世界電影雜誌、小日子、媽媽寶寶、foufou。
地址:新北市板橋區府中路15號B1。電話:02-2965-7186。網址:http://www.fuzhong15.ntpc.gov.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