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無法閱讀電子報,連結至網頁版電子報
♦ 府中電子報 2020.01.31 出刊
新北市府中15紀錄片放映院
     
* 每周主題  
  一月紀錄片駐館導師──《靈山》映後座談

一月紀錄片駐館導師──《靈山》映後座談的劇照
日期:2020.01.19(日)
講者:蘇弘恩 導演/主持人:策展人 翁煌德
 
主持人:我們先掌聲歡迎我們《靈山》的導演蘇弘恩導演!相信大家有很多感想及問題想跟導演分享。大家看到《靈山》這部片是底片的拍攝,感覺也做了很多資料的蒐集,也是家庭的故事,也是導演研究所的畢業製作,後來越拍越長拍不完,變成一個紀錄長片。我們先從創作發想來談這部片,能不能談一下當初最早的拍攝構想?
蘇導演:就像主持人剛剛講的,這部片最初只是我研究所的畢業製作。我的導師是《黑熊森林》的導演李香秀,她叫我們每個人要拍一部片,還要跟家庭有關,我就想:我自己的身分一半是花蓮的太魯閣族,一半是閩南人,可是我從小被放在都市養,不太了解太魯閣族的文化,想藉著這個機會去問問我的外公跟我的舅舅,以前他們是怎麼生活,發想就是這樣開始的。
 
裡面那個老人家就是我的外公,最初也不是馬上就拍攝我的外公,而是從我的舅舅開始。我的舅舅去山上打獵,我就陪著他去晃晃,幾次以後我就蠻有感觸的,因為那片森林或場域不是我很了解的地方。我就問他說:「如果我想看到那種很純正的文化展現,或是那種很儀式性的東西,我要問誰比較好?」他就說外公就好啦。被攝者從我的舅舅立刻轉變到我的外公,我也花了一年多時間慢慢在拍。一開始他很不習慣我在旁邊拍攝,時間越來越長他也不太管我了,就像你們在攝影機裡面看到的,因為我們是用底片拍,劇組至少會有四個人在現場,可是我外公就很習慣,他就很自然的在做他的事。那樣子的呈現方法就比較貼近我心裡想呈現的事,就變成大家所看到的影像風格。
 
主持人:一開始要找外公來拍攝他的看法是什麼?他是拒絕嗎?還是他一開始是有點被半推半就,同意拍攝?
蘇導演:比較像是半推半就。我的母語沒有很好,他的中文沒有很好,所以我做訪談很多時候都要找翻譯,譬如說叫我媽幫我翻譯一下,陪我一起訪問外公。可是你們在電影裡,沒有看到他有任何一刻是人在對著鏡頭講話的畫面,其實我把它全部抽掉了,剩下的是整理過的訪談內容,我用比較詩意的方法把它念出來。我也覺得它比較貼近整個影像的風格,一種口白的呈現,跟影像的拍法都是相輔相成的感覺。
 
主持人:我相信觀眾應該也蠻好奇的,就是片中有用了很多資料的畫面來做串接。一開始看的時候,會覺得這是一個回到外公的家的紀錄過程,但又穿插了資料畫面,能不能談一下當初穿插這些資料畫面的構想?以及資料搜集的過程?
蘇導演:在起床拍攝外公的時候,其實沒有那麼複雜的結構,最初的想法是想呈現一個老人家跟環境競爭、共存這樣的關係。如果你想像一下把那些新聞的畫面抽掉,它就會是一個很簡單的人物的敘事。老人家上山打獵,第一次沒有成功,然後下山休息一下、休養一下,第二次再去就有打到獵物這樣,達成他心裡面某個希望的目標,這樣很簡單的構造。當我在拍攝然後一直訪談,那些資料就累積越來越多,從他的訪談看到一些事,在他年輕的時候經歷過的一些事情,其實跟臺灣政局變換蠻有關聯的,經歷過了日據時期到國民政府剛來的時期,然後到現在原住民自己有一個電視臺,有一個發聲的管道。因為他經歷過了很多政局的轉換,這些東西在他生命經驗裡面留下了很多記憶。所以我覺得可以藉由這段蒐集的過程,跟他口白的講述,去反映他跟這個時代的關係。這個動作是我在剪接的時候才開始在思考這個問題。2015年剛好太陽花學運很蓬勃的在進行,我再想有沒有辦法藉由我的片講述更多什麼事情,這只是一個這麼純粹的紀錄片。這個決定是有好有壞吧。我那個時候在想,它要嘛很單純很純粹,要嘛就變得比較複雜,會有很多線的敘事這樣走。我在思考的時候掙扎了很久,最後才決定要把這些新聞的影像放進去。
 
 

▲《靈山》映後現場

 
觀眾提問:有兩個地方我想了解一下。第一個是關於資料片段,你說是日本在教化高山族,但是裡面寫的是北京的字體,那個我不曉得是你引用錯誤,還是剪接上的問題,是應該放在第二部,而不是第一部,因為它是北京的字體沒錯。第二個問題是,我去年底的上課學到,原住民的族名,是在日治時期為了方便統治,才有定義這些族。在清朝的時候,不會去管你是什麼族,反正你在那邊也許就叫「番仔」,那真正的原住民族名是在日治時代才開始,有所謂「邵族」、「布農族」。謝謝。
蘇導演:第一個問題其實是因為,我的第一段的畫面其實是一個再製的過程。我直接找到日本時期的新聞影像,那一段新聞的畫面其實是當初,你在YouTube應該可以找到一段日本時期拍攝的紀錄片叫做《南進台灣》,有一段有講述到原住民的新聞,它在講東部怎麼樣讓它們有更好的經濟發展,然後我擷取了裡面其中的對話內容,然後我再把它拼到我找到的比較接近的影像,國民政府來的時候拍攝的影像。我再重新製作了日本時期的新聞,我在拍攝的時候並沒有足夠的資源飛到日本拍攝原始的畫面,所以這是一個比較折衷的辦法,因為它也是我的畢業製作,我沒有那麼多的資源。那個畫面一閃而過,但你還是注意到那個事情,一個remake的新聞畫面。第二個問題,最初那個九族,是一個叫森丑之助,他在臺灣做了一些田野調查後,就把它分類分出來的。一開始也不是叫原住民,大家新聞裡面看到的,一開始來的時候還是叫做「山地山胞」、「平地山胞」,原住民這個概念是跟著世界潮流一直在走的。後來大家覺得世界各國一直在重視這件事,就是居住在土地上的人這件事,才把這個名稱引用起來。臺灣也受到影響,後來他們發起了一個正名的運動,要自稱為原住民。現在從原本的九族,正名到十六族,越來越多了,很多的族群開始意識到自己不是原來的分類,或者是他們意識到自己有更多的身分認同。平埔族也試著慢慢要正名,臺灣慢慢走向大家有自我認同,越來越進步的觀念。
 
觀眾提問:導演我有兩個小問題,第一個是關於媒材的問題,你是使用膠捲拍攝,好奇的部分是,對你而言膠捲跟數位之間媒材的問題。譬如說當這個年代我們在使用膠捲的時候彷彿有一種儀式性的,包括這麼重的器材怎麼扛上山、包括你怎麼後製剪接,究竟這兩個媒材的正當性和合法性在這兩個題材的拍攝當中,它意味著什麼?第二個問題,我們可以看到很多對照組,譬如說祖靈信仰跟基督宗教、標準國語或日本時期的語言到原住民語言;包括像生活現代化或傳統生活的對照組,在這影片當中,我卻彷彿看不到年輕一代的原住民。他們在影片當中是消失、隱身的,看到的是耆老、老一輩他們怎麼去過他們的原始生活。對你而言,你在拍攝這樣的題材影片,你到底想要呈現什麼樣的原住民生態給大家知道?我的結論很簡單,就是到底什麼事情是你非得不拍的?到底這座靈山之所以成為靈山,是什麼讓它成為「靈山」?
蘇導演:其實這部片在最一開始拍攝的時候也不是馬上決定用底片,適用很多數位的器材的拍攝。怎麼說呢。我在最初拍攝的時候,一用了數位的機器,就會有我現在稱之為壞習慣的東西,也就是數位的機器它沒有容量的限制,或者是你只要記憶卡多帶幾張,想要拍多長都不是問題。因為這樣的方便,那時候我外公不管做什麼事我都要去拍,那個鏡頭就會看起來非常貪心,而且很急促。看到他在殺豬,哇,沒看過。攝影機馬上衝過去,要很近的去拍他的特寫等等的。整個畫面看起來就非常晃動非常急促,並不是我外公或那邊的人的生活節奏。所以後來我回來在剪接的時候就開始在思考,這樣的氛圍、這樣子的影片帶給人的感受,是不是我想去呈現的東西。後來我的攝影師,他是一個西班牙人,就給我看了他以前在拍的影像,就是一個亞馬遜河上的老人整天釣魚,攝影機架著慢慢在走,他就種田啊,也沒有什麼訪談的東西。我覺得這樣的風格比較貼近我想要的,也可能很貼近我外公的生活節奏。所以後來我就決定了要去採用底片這件事情。要我去區分底片或是數位的東西怎麼樣使用,我會覺得數位的東西它非常的真實吧。我們拍下來的東西都非常直接非常銳利,好像直接看著它一樣。底片的話,透過了一些光影的轉換,你可能當下拍出來的東西並不一定會如實的展現在底片上,因為它會受到底片保存期限的問題、沖洗的問題(影響),它會有很多的變化性。如果說數位的東西是一個素描,很寫實的把東西展現出來,底片的東西就像是水墨畫,或者是抽象風格的油畫,拍攝過程中的意外就更高了。這是某一種我對紀錄片精神的展現吧。並不是當下拍的就是真的,需要透過某些過程的轉化,可能沖洗的過程有一些變化;或者是你在剪接還是其他時間點,都有一些需要去發酵的過程,得到回饋的東西。我覺得著迷於底片,也是這個原因吧。一個事件發生的當下,你去拍攝它,可能是非常冒險的事情,要等到兩三年後去看它,可能你才會看到全貌。這也是一種我拍攝紀錄片的精神,底片可以讓我有這個時間去思考去消化。所以一直到現在我在拍攝新的作品的時候,沒有辦法像之前一樣整部片用底片拍,可是我還是試著放一些底片的部分。
 
關於年輕的原住民問題,我近幾年常常回部落,有一些改觀。當初會一直執著於要找一個老人家拍攝,我覺得是陷入一個迷思裡面。是不是所謂祖先留下來的文化,一成不變的東西,那個才是最正統最好的。可是拍完《靈山》之後,我在這幾年慢慢體悟到一件事,就是文化這件事它不太可能是一成不變,它一定會根據所碰到的環境跟碰到的人,它會慢慢改變。譬如說原住民原來是祖靈信仰的人,但因為基督教進來了,所以他們說現在部落裡都是基督教以及天主教,相對的傳統文化就會被壓抑的幾乎快要不見。這件事情很難去評論是好是壞,譬如說在正名的過程中其實基督教就出了很大的力氣在做這件事。我覺得是一個文化必經的過程。可是當初在拍攝《靈山》的時候就沒有注意到這件事,我的觀念還是比較舊的,如果要去尋根的話,我要找一個最傳統的老人家,然後去試著可不可以回到這樣的生活狀態。後來這幾年在檢討在消化的時候,發現這其實不太可能的。我現在拍攝的對象也是比較年輕,但某些時候做著傳統的事,才是一個現在進行式吧。
 
觀眾提問:等一下我們要看下一部片《盲國薩滿》,這是導演你所推薦的電影,能不能順便告訴我們一下這部片有什麼特點。
蘇導演:這部片的特點第一個就是它很長(笑),不知道會不會拆成兩部分去放。建議中間可以讓觀眾休息一下,因為它真的非常長。那時候我是買DVD看,自己也是分成好幾段才把它看完。那你會看到有些跟《靈山》很類似的地方。第一個它也是用底片拍,16釐米的底片,畫面也是蠻復古的,因為它比我的機器再早了好幾年,所以拍攝出來的質感更粗糙一些;第二個就是它節奏的編排,因為它其實在敘事部份分了兩個大的,一個是薩滿在唱歌曲,另外一半就是導演他自己在講述薩滿的生活狀態。它也是現在跟過去。現在的我外公的生活、訪談,跟過去的新聞影像。其實我覺得在節奏的編排上是有類似的部份,它也沒有人物對著鏡頭講話的畫面,所以我覺得如果你對所謂民族誌的影片有興趣的話,大家可以留下來看。不過它真的會花一些時間就是了。
 
(主持人:薩滿算是所謂巫師的概念嗎?)
蘇導演:對。我剛剛忘記說了,《盲國薩滿》裡面的薩滿他的記事方法很有趣,就是你們剛剛看到《靈山》,它裡面有一個老人家是巫醫嘛,用一個動物獻計的方法在跟祖靈溝通。在《盲國薩滿》裡面它也是用類似手法,譬如說要驅趕惡靈,也是先宰殺動物,獻祭幹嘛的,然後才驅邪。所以說儘管分隔兩地,它還是有一些共通性在,所以我才挑了這部給大家做一個對照。
 
主持人:感覺在原住民的視野當中,有很多大家理解的比較超自然的現象。譬如說像我讀導演的訪談舊有提到會透過祖先託夢來決定今天的行程,譬如說狩獵等等,也是相當有意思。謝謝這位觀眾的問題,也順便幫我們推薦了下一場放映。如果現場觀眾覺得有興趣,雖然有點長,也歡迎留下來看我們下一個放映。
 




【二月主題:雞蛋與高牆


 完整電子節目單
 
日本作家村上春樹曾說:「在高大堅硬的牆和雞蛋之間,無論高牆是多麼正確,雞蛋是多麼錯誤,我永遠站在雞蛋那邊。」本月府中15將帶大家一窺在這個世界上無所不在的抗爭──屬於雞蛋(弱者)與高牆(強者)之間的對峙與決鬥。

香港人近年為了社會與政治制度的不公義,屢上街頭抗爭,由英國導演杜浩綸(Matthew Torne)執導的《分域大道》以黃之鋒等五位社運核心人物為主人翁,審視港人的身分認同轉變,並向茫茫未來丟出一枚閃光彈。來自中國大陸的作品《高樓背後》則以反拆遷運動為背景,描述有「中國唐吉軻德」之稱的高佬如何挺身維權,對抗國家機器。

入圍奧斯卡金像獎最佳紀錄片的《RBG:不恐龍大法官》,影片主人翁是讓美國鄉民無不為之瘋狂的超潮大法官露絲拜德金斯伯格,作品中呈現了她以小蝦米之姿對抗保守勢力的數場成名戰役,看她如何一人動搖美國司法桎梏。《解密山達基》則是前教徒對山達基教惡行的揭發,描述一個由科幻小說家成立的宗教如何以騙局與思想控制人心,進而滲透美國政商名流圈。回到臺灣,本月選映在前年辭世的知名同志導演陳俊志在早期的傑出之作《玫瑰的戰爭》,導演關注了臺灣女性所面臨的職場性騷擾,並記述了她們的反抗歷程,在#MeToo世代的當下,該作顯然是走在時代之前。史筱筠執導的《流域:劉煜》,則描繪了因故入獄的畫家劉煜在亂世之中的際遇,他將自己對極權統治的不屈,轉化成藝術創作的能量。

本月也將獻映多部出色的劇情片。法國電影《全面開戰》描繪了一群不慎簽下不合理條款的勞工群起反抗過程,導演寫實的手持鏡頭令觀者如同身歷其境;韓國電影《正義辯護人》和《1987:黎明到來的那一天》則分別講述南韓在民主化時代來臨之前風雨飄搖的政治紛亂,兩部作品證明了看似生硬的歷史也能富有極強的戲劇張力,並引導觀者對轉型正義進行反思。臺灣作品《川流之島》和《TMD天堂》則分別注視著臺灣社會的角落,並以不落俗套的觀點令人審視臺灣的社會階級、貧富、勞權問題,兩部作品分別獲得金馬獎與金鐘獎多項提名。

駐館導師單元」邀請到傅榆導演,本月將放映她的紀錄片代表作《我們的青春,在台灣》,該片中導演以一個平凡人的視角,跟隨著陸生蔡博藝與社運領袖陳為廷見證臺灣社運變遷,從無可救藥的投入抗爭到理想破滅,觀點卓乎不群,榮獲當年度金馬獎最佳紀錄片獎殊榮。本單元也將同時放映導演推薦的中國獨立紀錄片《傘…》。

午夜驚魂」單元,則選映來自臺灣的本土驚悚恐怖片,近年來類型電影在臺灣百花齊放,除了青春校園電影大受歡迎外,恐怖片在票房上也表現不俗,本月也帶給影迷一些不同的觀影體驗,推薦洪子鵬導演的《林投記》以及改編紅衣魔神仔三部曲最終章《人面魚:紅衣小女孩外傳》。

延續府中15八周年館慶所舉辦的【一本初衷—臺灣電影劇本故事特展】,本月將免費放映:徐譽庭《傻傻愛你,傻傻愛我》、簡士耕《返校》及吳念真《多桑》,邀請大家一同重溫這三位臺灣編劇家的代表作品。


 

購票請至:全國兩廳院售票系統端點、7-11(i-bon)、全家(FamiPort)、萊爾富(Life-ET)等購票系統、放映當日每場次現場保留四十張,每人每場限購二張。
詳情請至官網查詢
府中15官網或電洽(02)2965-7186。

府中15官網
http://web.fuzhong15.ntpc.gov.tw/films/
府中15 FB 官方粉絲頁
https://www.facebook.com/fuzhong15

 

 


2月【雞蛋與高牆】專題講座


 
【雞蛋與高牆】:勞權正義專題講座
時間:02/01(六)14:30 - 16:00
地點:府中15 6樓活動教室
講者:林柏儀(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組織部主任)

講題1. 不只是電影,勞資不平等真實上演
 
講題2. 從歐洲到臺灣:永不歇止的社運現場 
✔️立即線上免費報名 

【雞蛋與高牆】:轉型正義專題講座
時間:02/28(五)14:30 - 16:00
地點:府中15 6樓活動教室
講者:朱立熙(政治大學韓國語文學系、新聞系講師)

 
講題1.從韓國的「過去清算」到台灣的「轉型正義」 
 講題2.從電影中所描述的真實事件始末,了解民主果實之得來不易 

2月紀錄片駐館導師─傅榆


 
現從事獨立紀錄片工作,並嘗試紀錄性質的電視節目製作,主要探索與關注臺灣年輕人對臺灣政治與社會的價值觀與態度。作品《我在台灣,我正青春》短版曾獲新北市紀錄片獎首獎,《藍綠對話實驗室》曾獲中國FIRST青年電影展最佳紀錄片。紀錄短片《完美墜地》獲2016年香港華語紀錄片節短片首獎。2018紀錄長片《我們的青春,在台灣》獲金馬獎最佳紀錄片、台北電影獎最佳紀錄片。

推薦影片|《傘...》
推薦原因|
在學習紀錄片的早期,我看過一些很類似的中國紀錄片,樸實地紀錄一個人或地方發生的事情,通常窮苦,希望能透過努力而脫貧,結論也經常令人無望。本片令我印象深刻的原因,則來自於它與上述影片很不一樣的形式。導演冷靜且理性地看待自己身處的這個急速發展中的社會,以「傘」的存在與意象巧妙連結了導演所觀察到的現象,不過多的批判,而是期待觀眾有機會透過這些看似無關的影像,如何去認識並進而思考中國社會的問題。


《我們的青春,在台灣 Our Youth in Taiwan
映後講座:02/02()13:30
講者:導演 傅榆
 
2018金馬獎最佳紀錄片
2018台北電影獎最佳紀錄片

放映資訊

 


集滿四場電影抽【衛城出版】主題精選好書

凡觀賞當月電影,憑一張電影票根即可獲得1點,集滿4點即符合抽獎資格,
就有機會獲得由衛城出版所提供的《我們的青春,在台灣》乙本!
 
3月抽出10名小禮得主,得獎名單將同步公告於官網。
主辦單位對活動相關辦法及獎項保有調整權力。

府中15影迷兌換禮,集滿30張票根即贈【木馬文化】精選好書

凡持2020年1月至3月售票場次票根30張(限已映演之不同場次),即可立即兌換由木馬文化所提供的反派的力量:影史經典反派人物,有你避不開的自己乙本!

即日起於府中15一樓開放兌換,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票根加碼優惠
 

【音像作品發表】

「府中15新北市紀錄片放映院」為鼓勵具有獨特觀點之音像作品擁有發表、被關注及深度討論的機會,凡個人獨立影像創作者或音像製作單位之作品,影視教育機構、大專院校傳播及電影系畢展或社區大學成果發表等皆可報名,歡迎各類型長短片提出申請。
 
經審核通過之影片,即可在「府中15」發表播映。主辦單位也將針對影片創作形式、主題內容邀請電影工作者或議題專家,於作品發表現場與創作者展開對話。
 
申請辦法


  
   
   
RBG:不恐龍大法官 玫瑰的戰爭 流域:劉煜 意外 1987:黎明到來的那一天
RBG:不恐龍大法官 玫瑰的戰爭 流域:劉煜 意外 1987:黎明到來的那一天
     
府中15放映場次表 本月場次及電影資訊請上官網查詢!
   
     
     
活動售票資訊 「府中15新北市紀錄片放映院」售票資訊:
當月票券已全面開賣,各場次票券販售端點及注意事項如下:
1. 於全國兩廳院售票系統端點、7-11(ibon)、萊爾富(Life-ET)、全家(FamiPort)購買。
2. 至兩廳院售票網訂購(網路訂票需為兩廳院之友),請事先自行取票,節目演出當天現場,無法受理網路訂票取票作業,敬請見諒。

★兩廳院購票頁面:【府中15】新北市紀錄片放映院
  當日售票    
每場次電影,現場提供40張票券,每人每場限購2張,請至「府中15」
1樓售票處購買,售完為止。  
【當日售票時間】
-週二至週五電影:晚上6時開放購票
-週末及例假日:下午第一場前一個小時開放當日各場次購票,唯早上10:30場次,為前一小時9:30開放購買該場次票券。  

免費入場辦法
開演前20分鐘於1樓發放號碼牌與蓋手印章,前10分鐘開放入場,每人限領一張號碼牌。現場座位額滿時,即不開放入場。 

索票入場辦法
電影放映前7天於週二至週日09:00-19:30至「府中15」一樓服務大廳索取。 例如:02/04(二)場次電影,1/28(二)開放索取票券。

   
主辦單位:新北市政府。承辦單位:新北市政府文化局。執行單位:中映電影文化公司、新北市紀錄片從業人員職業工會。媒體協力:飛碟聯播網、放映周報、世界電影雜誌、小日子、媽媽寶寶、foufou。
地址:新北市板橋區府中路15號B1。電話:02-2965-7186。網址:http://www.fuzhong15.ntpc.gov.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