府中15電子報

府中觀點 媒體報導 現場花絮 電子報 影評人推薦

影評人/推推

聲音魔法師擬音師-《擬音》映後座談活動花絮

文|周盈秀逐字稿繕打;林佑運 整理編輯


▲現場來賓與胡定一師傅帶來的聲音道具合影
 
FOLEY,被稱作「擬音」的一個職位,於電影後期音效工程時期以細緻的手工業模式製作搭配影像的音效。《擬音》一片紀錄前中影公司擬音師胡定一師傅四十年的工作經驗及環境,並從個人的故事記錄延伸至看兩岸三地整體的產業狀況。當音樂的製作整體因為技術的革新轉往數位,擬音一職持續地在後期製作佔有一席之地,並藉由這部片讓幕後的擬音師,走向幕前讓觀眾一窺究竟。
特映會現場胡師傅也帶來工作室中蒐集的工具素材,將平常日常可見的事物,藉由巧手示範不同的材質所能營造的音效效果,令全場觀眾感到嘖嘖稱奇。
 
場次:2017/03/28(二) 14:00
與談講者:
《擬音》導演王婉柔
電影擬音師胡定一
電影混音師曹源峰
影評人彌勒熊


 
彌勒熊:其實現場在座有很多台藝大電影系的學生,是謝老師帶來的,所以你們等一下要把握機會問問題喔!因為你們看到的等於是在電影圈奮鬥這麼久的人。我覺得第一個鏡頭拍得非常好,就是他去上班騎著摩托車,但是到最後卻……所以我們第一個問題先問,胡老師現在在做什麼?
 
胡定一:現在就是沒事幹,現在就是如果人家需要我的時候偶爾都會在「好多聲音」錄音室錄音。
 
曹源峰:胡師傅一直在幫「好多聲音」打廣告。胡師傅還是持續地在做片子,像最近要上映的《目擊者》,然後已經在上映的《白蟻》,然後金馬獎奇幻首映的《自畫像》,都是胡師傅做foley[1],其實他沒有退休。

 
▲特映會現場觀眾聚精會神聆聽胡師傅的分享
 
彌勒熊:其實台藝大有到中影去參觀過,我那時候一年級,有跟學校的同學一起去,然後是胡老師在那邊。那時候我們也只是跟影片中那些小朋友一樣,看到他怎麼去弄那些聲音出來,可是看到這個片子的感動就是原來他是一個創作者。這個是讓我最訝異的地方,因為我們平常對聲音太不重視了,當然我們上課的時候老師有非常的講究,可是我覺得對同學來講因為剛接觸電影不久,所以其實還不是很了解這些東西。那我們請導演講一下在兩岸三地拍攝的時候你觀察到了什麼?例如說有關聲音這個部分的從業人員,或是說現在目前市場上或是他們目前的工作狀況。因為我們好像還看到周震師傅也有去,他其實是台灣很有名的收音師,那個部分你可以稍微講一下嗎?
 
王婉柔:其實本來沒有想要走那麼遠啦,本來很單純的就是胡師傅的紀錄片。但是開始採訪之後我會好奇胡師傅的師傅們是怎麼樣工作的,就是你開始慢慢延伸出去的時候,會先發現香港電影跟台灣電影那時候是很緊密的,例如說YAMA桑,就是你們在片子裡面看到的那位,他就是說過當時他會被邵氏挖角,他會坐早上第一班國泰的飛機去邵氏做剪接,然後一天剪完一部片,坐最後一班飛機回台灣。那時一定是香港有這麼大量的影片需求,才會來台灣找這樣的人才,那師傅也常講說當時在中影的是成龍、洪金寶他們都會來拍片。所以再從更多的角度找資料的時候,我就想去香港看看。
 
香港在當時那個時代大家都知道叫作「東方好萊塢」。有許多片廠在經營:像是邵氏。那在我拍攝的時候是2014年,邵氏正在面臨一個……其實就是好像有地產商要收購那塊地。然後他們正要拆遷的時候香港的居民就開始展開一個抗議說邵氏是香港的文化遺產要保留下來,那時候我就想要進去拍。我知道後來周藍萍那部片(彌勒熊:他們是唯一進去的。)對,因為真的非常難進去!我完全沒有門路,然後我甚至百般打聽找到一個香港朋友他就幫我要到了一個電話,他說是香港邵氏的管理員,然後我打電話過去以後他就說這個電話好像是空號還是什麼之類的,然後我們就在猜說:說不定是很多年前的管理員的幽魂還在那邊。
 

▲《擬音》劇照:胡定一師傅

反正就是中間有發生過很多,我很努力的想要進去拍攝但是不得其門而入。那當時香港那個抗爭的過程其實還在繼續,所以我就想不管怎麼樣我想去香港一趟,看在他還沒有被拆掉之前能不能拍到什麼,這是一點。然後再想香港有沒有什麼作聲音非常重要的人可以採訪,然後就邀約了曾景祥先生。曾景祥先生是一個從來不出席頒獎典禮的人,但是大家也知道他獲獎無數,《無間道》啊!《頭文字D》啊!就是他做的港片真的太多了,所以會好奇。那我們去邀訪的時候想說他既然都答應了,然後他也是那個時間點整個華語圈裡面唯一一間錄音室是同時擁有Auro-3D和Atmos的錄音室,所以他講的部分其實就是技術,然後以及他整個學習的歷史。
在他的言談之中其實他看的都不是香港電影怎樣,他會講我們整個中國電影要怎麼樣的去跟西方比,所以在整個中國市場以及中國電影崛起的時間點,我就開始想去中國看看。那那個時間就是非常剛好是曹老師擔任金馬評審,所以他就介紹給我幾部片子就非常有趣,曹老師你要不要講一下這段?
 
曹源:其實婉柔導演要拍這個片我真的覺得非常好,後來她也想到是從胡師傅出發看到兩岸三地的華語電影聲音製作的情況,那當然大家都知道台灣有個中影,大陸也有一個叫中國電影,那懷柔基地真的是一個產業規模的象徵。所以我想說如果你真的要去採訪中國,懷柔一定要去,那一年因為我擔任金馬評審就有一部婁燁導演的《推拿》聲音做得非常好,那大家看到影片裡講的是富康,那個是一個兩個字的姓氏(複姓),我本來以為是一個康復嘛,復康的錄音室,沒想到是一個人,作品也滿多的。
 
但就事論事我滿喜歡這個片子的,所以我就跟導演講說你要不要去採訪一下這個富康,很好奇他。然後我就像一個小跟班就跟他去這個錄音室叫作「北京森林」,可是就一直見不到面,我就一直到錄音室但就沒有跟富康見面。那一次我們大概把北京幾個重要的錄音室全看了,每一間都在比大的。
 
 
彌勒熊:其實我很想問曹老師就是你接中影的廠長的時候,你覺得前後的差別在哪裡呢?
 
曹源峰:這樣好像宣揚自己的政績耶(笑)。我接的時候本來國民黨營…(彌勒熊:是幾年的時候?)民國95年,我接的時候我用百廢待舉來形容,我想謝嘉錕老師應該很清楚那時候我們跟台藝大還有一個建教合作,可是那時候中影都很頹敗,我不知道現在台藝的學弟妹有沒有人去中影的廠棚?(彌勒熊:所以後來就真的沒有打開了嗎?)現在全部都恢復了,包含《沉默》馬汀史柯西斯的片子也在那邊拍的。差別大概就是後來中影民營化之後,我花了大概四億多台幣整個重新再來過,當然剛剛有提到怎麼一個重要的國寶級師傅就被資遣了呢?
我想這個值得大家思考一下,就是這個產業的環境也沒有那麼好,所以我想導演把一個高度拉到北京去,然後我去北京走一趟也帶了一些年輕錄音師去,大家回來都有很多省思,包含剛剛有看到的錄音師周震,他回來之後覺得「我需要圓夢了」,所以他四十幾歲就把他所有的積蓄在士林弄了一個錄音室叫「震・聲音」。
 
現在台灣可以做電影聲音的錄音室突然雨後春筍地冒出了好幾家,可是每一間都在比小的。為什麼小呢?因為要有資金嘛,大陸北京大家都比大的。我這樣有回答到你的問題嗎?
 
 
▲座談現場:導演王婉柔、擬音師胡定一、混音師曹源峰及影評人彌勒熊與觀眾分享交流

彌勒熊:裡面有一個上海電影博物館我剛好去年有去參訪,然後我發現導演在用楊順清的畫面的時候配樂竟然配了裡面那個雕像我好感慨喔。因為我們台灣沒有那個東西,所以只好找那個畫面來配他們拍片的過程,我覺得還滿感慨的。他們那邊有一個東西是讓你去玩的,你可以很簡單的用手去搖就會有聲音,那很有趣,我有一個個的去玩。其實你拍的那個就是他們一方面也在那邊工作,就是你拍的博物館他們也在那邊工作。我覺得很感慨的就是台灣怎麼沒有這樣子的一個博物館,明明我們的資料那麼多、人那麼多,可是就是很可惜因為中影幾經易手,也是很感慨很多膠捲什麼的都不見了。
 
曹源峰:這個我要說明一下其實中影的底片保持的都很完美,不然你不會看到像是牯嶺街有兩個版本,一個是導演版,導演版就是長的那個版本;上映版是短版,那最近數位修復之後其實都有把這個電影再重播。其實底片都保存得很完好,那現在也存到國家電影資料館,就是說目前底片事實上都是在的。那中影其實一直都有一些,包含胡師傅也是,就是我們都還滿愛這個公司的,因為我跟胡師傅已經在中影公司二十年了,可是現在以片廠來講都是有在運作,可是拍片的方向跟拍片量都比較少一點,我知道現在廖慶松廖老師有去中影幫忙,就是擬定製片方向。在過去我們都說中影是台灣電影歷史的縮影,希望廖老師去之後可以重振旗鼓。
 
我回頭講一下,聲音這個議題其實比較悶,那我剛剛比較晚進來就是其實聲音的音量在電影上,我就在跟同行討論,我不知道大家有沒有人知道杜比7這件事情,就柯敬騰、九把刀就跳進來說,戲院播映的聲音其實應該是要有標準的。那剛剛進來的時候其實就發現片子的音量其實有點太小了,所以從已經很片尾的時候,我剛剛有跟胡師傅在交流,那邊音量如果再開大一點點我覺得大家比較不容易睡著。營業內的一些商業電影也好,藝術電影也好,其實所有導演都面臨一個到底在戲院播映的時候音量多少,其實杜比就是一個標準,那像剛剛音量比較小一點大家就難進入影片的那個情緒。
 
 
彌勒熊:其實這個問題在臉書上面常常會看到從業人員在抱怨,就是有片子他們自己跑去監聽但都沒有辦法達到一定的標準。
 
曹源峰:這是所有台灣拍片導演的痛啊,因為台灣藝術類型比較多,所以只要聲音音量沒開足其實從頭到尾就變不好看了,所以其實聲音還是默默影響影片很多。所以我不曉得剛剛同學有沒有睡著。
 
 
彌勒熊:那我想請問胡師傅,你覺得你從事了一輩子這樣的工作,那後面應該怎麼樣再去做這件事情或是可以走到哪裡?我可能問得太大了,就是你怎麼去看待這個東西,還可以做哪些事情?
 
胡定一:對我來講的話,應該說工作已經差不多都做完了。因為在台灣來講的話像foley這種已經不是一個行業了,它只是一個工作而已。一般的錄音室,你說要做foley的人,沒有辦法說像我就做foley,別的工作我都不管,那別的東西的話就像是沒事的話他就會叫你去做聲剪或者是加音效,他不可能說沒事我就把你這個foley人員丟著不管你就不用做別的事情。
 
 
彌勒熊:我們一開始有看到老師您去外面錄音,為什麼不能完全的只做foley呢?
 
胡定一:就是類比跟數位之間,像我們這種年紀的人,從類比轉到數位我們就已經很吃虧了,年紀大了你到這個電腦中心,做我們也是會做但是是完全跟不上的,動作沒有這麼快。(彌勒熊:硬體的部分就對了。)對,我們動作沒以這麼快,所以就乾脆整個退到更幕後再從事這份工作。
 
 
彌勒熊:那導演有沒有要補充一下?
 
王婉柔:我覺得剛剛曹老師講音量可能不夠大,然後同學會不會覺得很悶啊?我好想知道大家的想法。有沒有同學願意發表感想?那看到李幼鸚鵡鵪鶉大師的家以及大師又坐在後面有沒有什麼問題(笑)?
 
李幼鸚鵡鵪鶉:有一個地方我不是很確定就是木棉花、老房子和鳥巢,我覺得可能是師傅的聲音日記,;那是不是有另外一種暗示就是說,我們整部電影看到的都是胡師傅音效設計的這方面?那會不會胡師傅也像王景平女士一樣也做過為演員對白的配音?因為我覺得胡師傅的音色很好,如果去替秦漢或者是周潤發這種年輕的帥哥去配音的話也很貼切。那另外就是說,如果我剛剛在講的那三則是胡師傅的日記的話,我覺得胡師傅的文筆也很傑出,要不要自己寫書,不然很可惜,謝謝。
 
胡定一:那個文字其實是我在中影的時候每天無所事事,就是每天都到文化城裡面每天拍每天記錄、每天拍每天記錄那些東西。那拍完之後我就把它寫下來,寫在自己的部落格上面。(彌勒熊:所以我們要怎麼找那個部落格?)(王導演:其實找的到,我就是自己找來的啊。)
其實那個時候因為我們在那邊上班,偏激的東西我們也不敢寫,不是不願意講,只是抒發自己心裡的情緒。(彌勒熊:那抗爭那段是怎麼樣?)抗爭那段因為我是產業工會的頭嘛,我是常務理事,從一開始我就一直是常務理事,那中影以前只有製片廠產業工會,公司沒有,到民國94年年底就是國民黨不再經營黨產然後中影公司被解散,整個公司的人就加入我們這個產業工會變成中影公會。
 
一開始知道公司不再經營,大家沒有職業我們就直接衝到中央黨部去,黨部裡面剛好再開會,我們就把大門衝開來然後坐在裡面抗爭。但是沒有用啦!包括最後我們去了勞資協商,你不管怎麼去跟黨的會員在那邊講他們就不理你。那其他一起去開會的都是公司的經理級,他們都只想趕快走,那到我來講的時候我是希望說下面還有很多員工在那邊,那是需要這份資遣費的多寡,但他們不管,黨部委員根本就不理你。他們就是按照勞基法,幾年解約就是按照那個給你。所以我們也是很無奈,到後面也是很多同事就是退休之後年紀大了完全沒有工作在做,就靠退休金在養老也是滿辛苦的。
 
 
彌勒熊:我問一個快樂一點的,就是滿大的題目,電影對你來說是什麼?
 
胡定一:電影對我來說,就是做foley,對我來說是一件非常快樂的事情,可以做自己喜歡的工作,就是別人沒辦法改變的。剛剛李大師講說做配音的工作,我也是有很多配音領班像是景平啦、吳阿姨他們也會說像是影片裡的小角色找我來配音之類的,那配主角當然不可能的事情啦(笑)。
 

▲《擬音》劇照:擬音工作室

王婉柔:其實我補充一下李大師剛剛那個問題,好像是胡師傅跟我說他有在弄部落格。部落格這件事情其實就是在類比轉數位,師傅要練打字的,他就不能輸給年輕人想熟悉電腦,然後就強迫自己要po照片,要開始寫文字。所以我那時候看到這個像詩一樣的東西,我覺得非常好,因為他真實的反應,他保留了胡師傅當時那個時候的心境,然後又是比較委婉的,他剛剛說有話不能直說嘛,所以要透過木棉花、透過鳥巢這些來表現,所以這個東西其實非常好,然後我一直想呈現出來,我最早提出說我要去師傅家拍你真正是用哪台電腦寫?你是怎麼工作的?然後他就不讓我去他家,因為他說他家很亂,我相信應該是還有很多道具啦。(彌勒熊:那看過李大師的家你就不會覺得了。)
 
然後後來也是連結跟聲音有關,就是當胡師傅用他自己的聲音念他自己的日記,然後我們在錄音室錄音的時候,那是一種乾淨到不像真的…就是你不知道那是哪裡來的…就是一個旁白…一個OS的角色進來的時候。
我們從前面看到的不管是歷史的,前面對胡師傅的著墨比較不多,到影片後半段的時候會慢慢回到胡師傅個人以及他內心的部分,所以我會把念日記的部分安排在最後面,以及跟著他的職業生涯,到後半段中影的易主其實也對整個電影產業的影響都還滿大的。
 
 
彌勒熊:我覺得紀錄片最好玩的事情就是裡面講的事情現在還繼續的在進行發生,然後裡面大陸很年輕的designer,其實2014年大陸的電影的確在最高峰,但現在慢慢往下降下來,所以不知道接下來去訪問他會講怎樣,所以其實電影一直在變化。
 
謝嘉錕:就像剛剛曹老師說的,我們看這個影片,我們從《八百壯士》、最早期的《梅花》到現在在上映的《白蟻》、《目擊者》還有《自畫像》……等都還沒有上映,那胡師傅您以一個,就從這個片子到中間到現在,其實不管你是不是一個foley artist的角色,你在看這些電影,從聲音這個方面,電影這麼多年來、三四十年間的變化,你對於自己在本身從事這樣子的工作的看法,我想請問胡師傅您的想法。從最早的政策到現在可能不同類型的…
 
胡定一:因為最早台灣一年兩百部電影,那電影是非常非常興盛的,一直到新電影、台灣新浪潮,一直走下坡然後一直都沒有什麼很大的起色,電影也不是很多。包括我自己到最後面2006年整個中影公司都改掉,從中央電影公司變中影公司,那個時候也是完全沒有電影的,完全就是很少。然後到後來曹老師進來,慢慢地開始有一點起色,然後又有工作一直做下來,到後面他們又離開了,離開就換人,然後電影還是一樣,一年大概就是幾部戲的量,其實現在電影也是一樣,大部分都是以微電影、短片,真正的長片我覺得也沒有到很多很多。當然以我自己來講說,到2015年被資遣,其實我也很開心的,因為你每天都在那邊沒有事情做,然後走了他也給你多幾個月的資遣費,然後也可以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也是滿開心的,也沒有說對這件事情感到很抱怨還是怎麼樣。當然也是希望說,同學們在這裡也是喜歡電影的,大家也都是加入這個電影的生力軍,我們也希望說之後電影會更好,就要靠大家的努力了。
 
 
曹源峰:我講一些,我覺得胡師傅很有趣,從剛剛的問答裡面,因為胡師傅所專業的foley專注在,我認為我們常聽到說一輩子只要做好一件事就是很完美的了。其實胡師傅他是不自覺,以聲音混音的概念來說,一部片若是沒有foley,這部片很難有層次。胡師傅在做的是電影很重要的一個環節,他就是一個專業職人的精神。


▲擬音師胡定一師傅示範武打片中常用的寶劍出鞘聲音
 
我大概是景氣最不好的時候進到電影圈的。我們都知道現場拍攝有場務,可是中影錄音室以前是有場務班的,那胡師傅他們音效班一組是六七個人,那在胡師傅剛剛提到的一年兩百多部的時期,我曾經有印象要錄製箭飛的聲音,就會叫錄音組的場務班來搭那個鐵片:要給箭足夠的飛的距離,也不能射在裝潢裡。大家就可以想見這個音效工程,真的是一個工程。早期胡師傅就很琢磨在音效這個領域,後來大家看到影片,從《悲情城市》開始,現場錄音的概念開始變得很重要。胡師傅當年也有參與,像他兩部入圍金馬獎的片子都有參與現場錄音跟混音的部分。到了後期胡師傅在做音效時,他雖然很謙虛說是因為不熟悉電腦的軟體,但在我們看來,胡師傅的專業是我們聲音製作領域很需要的,而他也更專精的去帶年輕人。
 
像我差了胡師傅一輩,那我感受到胡師傅在提攜後輩上的用心,加上他職人的精神,就是他這個人的特質。當然片子中還有說到他會去國民黨中央黨部抗議,這是我很少見到的胡師傅一面。在這邊還是很謝謝導演,讓胡師傅這四十年來,從幕後走到幕前來。
 
王婉柔:今天比較多是年輕的觀眾,我就在想說有什麼事可以跟大家分享的。我覺得大家喜不喜歡電影都不重要,你大概可以了解到一兩層,或是什麼都不懂也沒有關係。你就知道說電影是有很多很多人的努力,以及很多的環節才能夠完成的一件事。
 
這邊也想跟大家分享,什麼是紀錄片?你拿起攝影機就是紀錄了。紀錄片沒有你想像的這麼難,像我要拍胡師傅,或是我在想像北京他們在做聲音到底怎麼做?你也沒有任何門路的時候,你就是有一個線頭就可以延伸出去。像是我前幾年看了一部杜琪峰的紀錄片,也是一部大學生對杜琪峰很有興趣,所以詢問杜琪峰是否可以去他的現場拍攝,所以其實沒有這麼難。像我也寫信給張艾嘉,我也沒想到她會回應我並且答應我的訪談拍攝。
 
這裡面最艱難的過程是版權,我用了很多老電影,老電影需要去洽談版權。最難的是其中一部叫做《喜怒哀樂》的電影,因為版權在李翰祥的女兒手上,而她人在香港,人也不在這個產業了,轉往高端珠寶的拍賣領域,我那時候連要找到她都不知道該怎麼找,整個過程透過很多人的幫助才順利聯繫到她。剛好那時候遇到拍攝《一個人的收藏》的導演,所以我就向他詢問李殿馨的聯繫可能,他就去幫我打聽,也輾轉透過香港電影資料館。
 
總之我想跟大家說,當你想做一件事情,它並不會這麼遙遠。這也是我跟師傅在做這個片子內心最大的感想。
 
曹源峰:如果大家有興趣想要看看胡師傅做foley的狀況,可以跟我聯繫看看。你們有個學姊叫楊以瑄前兩個禮拜有跟我說想要好好學foley,那就像大家影片中看到的,這個一學是要五六年的,我請她好好考慮清楚再跟我們聊聊。假如大家想看想學習,可以透過老師這邊跟我聯絡,看看胡師傅工作的實際狀況。

《擬音》 4/14 國賓長春上映,更多消息請見牽猴子整合行銷粉絲專頁



▲劇組人員與觀眾熱情合影


[1] 中譯為擬音,為一於後製時間對照影像去製作錄製的聲音;與從音效庫直接擷取的音訊素材略有不同在於,擬音主要加強影像中所需的效果音,所以音訊庫中的罐頭素材可能無法完全符合影像的需求。本片片名《擬音》也是在於講授這個位於後期聲音工程一環中不太容易被一般觀眾注意到的工作崗位。foley一詞源自於電影史上第一個從事這項工作並籌組成立團隊的 Jack Donovan Foley之名,以此作紀念。

 

 

 

 

 

府中15 影視法律諮詢服務團體觀影計畫樂齡族電影院紀錄片駐館導師
主辦單位: 新北市政府 新北市政府文化局 執行單位: 15府中_新北市紀錄片放映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