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無法閱讀電子報,連結至網頁版電子報
♦ 府中電子報 2020.07.17 出刊
新北市府中15紀錄片放映院
     
* 每周主題  
  七月常設單元「復刻電影院」──《紅色情深》映後座談

七月常設單元「復刻電影院」──《紅色情深》映後座談的劇照
講者:張婉兒
主持人:蔡曉松
時間:2020/07/12(日)下午 18:30
地點:府中 15 紀錄片放映院
文字整理:郭家競、蔡曉松
 
蔡:各位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大家今天來參加《紅色情深》(Three Colors: Red,1994)的映後座談。這也是奇士勞斯基導演最後一部作品。我們今天請到了影評人張婉兒,來跟我們分享奇士勞斯基的創作歷程。歡迎她。
 
張:很榮幸今天有這個機會來跟大家分享,我自己非常喜歡的電影導演:奇士勞斯基。在最開始的時候,我想先跟大家轉述一段奇士勞斯基他曾經說過的話。他說:「對於傳述生命故事的人而言,能夠真正了解自己的生命這件事,是至關重要的。」而他這邊所說的了解,並不是可以公開地跟別人分享的那種了解,這種了解其實是不可出售的,是無價的。事實上我們永遠不可能了解他在作品當中,所要真正去表達的那個東西是什麼。我們沒辦法看出任何端倪,我們也沒有辦法真正了解這個電影,或是他所講述的這個故事,對他而言的重要性有多深。因為只有他知道,這個知識,是只屬於他一個人的。所以,我覺得不管今天我們如何去詮釋或者試圖探索他作品當中的深意,我們都沒辦法完全百分之百地去還原那個最真實的他。但至少我可以和大家盡量去分享我所理解的奇士勞斯基。
 
首先,相信今天來看《紅色情深》的觀眾應該都知道。《藍色情挑》(Three Colors: Blue,1993)、《白色情迷》(Trois Couleurs: Blanc,1993)和《紅色情深》它們被稱為「藍白紅三部曲」。這個三部曲是由法國、波蘭還有瑞士三國合製。在 1993 年的時候,陸續在歐洲的三大影展進行放映。最先《藍色情挑》是在威尼斯影展放映,拿到金獅獎;然後《白色情迷》在柏林影展拿下最佳導演銀熊獎,《紅色情深》在坎城很可惜,它當年是輸給昆丁塔倫提諾的《黑色追緝令》(Pulp Fiction,1994),但後來也在奧斯卡上獲得多項提名。
 
所以,我們單單從作品佳績這個角度來看,其實這個系列作品具有傳奇性是無庸置疑的。它也讓奇士勞斯基在《十誡》(Dekalog,1988)和《雙面薇若妮卡》(The Double Life of Véronique,1991)之後再奠定了他的國際聲譽。但其實在《紅色情深》首映的時候,他也公布了他要正式退休的消息。這個消息在當時是震驚影壇的,令人更惋惜的是,他在 1996 年接受心導管手術之後不久,就在華沙辭世了。享年其實只有五十四歲,對國際影壇來說是重大的損失。這也讓「藍白紅三部曲」成為他的創作終曲。當然,在這部作品裡,我們可以看到很多影迷津津樂道的元素。這部作品也是他一個集大成的作品。
 
但是,再更深入地跟大家討論這部作品前,我還是想花一點時間跟大家分享他的創作態度跟背景。首先我們可能會先把他的作品放在波蘭的國家電影這個維度來檢視,這件事情之所以必要,是因為我們現在看奇士勞斯基,無庸置疑地,他是一位很重要的波蘭電影大師,可是在當時,雖然他也有一定的國際聲譽,可是他其實跟波蘭國內的影評之間的關係一直是很緊張的。再加上他後期有多部作品都是國際合製,他一直是被貼上「世界公民」的標籤。所以,我們可以看到在晚期的訪談當中,他不斷地在自我證明,他對於他的故土還是有很深的情感,他的忠誠和歸屬感。
 
為什麼他需要去證明這個東西?事實上,這跟波蘭比較特殊的地理政治也有關係。波蘭的歷史是比較曲折漫長的,它經歷了很多亡國、復國的過程。在二戰的時候,它被夾在德國和蘇聯這兩國之間。二戰之後,它在共黨的統治之下,被統治了四十多年。
 
在這樣一個歷史背景之下,也養成了波蘭的一種民族性。他們是不希望被征服的,他們也具有很強烈的批判性。我們可以看到在這種非常高度政治化的中歐歷史脈絡之下,導致在那時的波蘭,幾乎不可能存在很純粹的藝術創作。幾乎所有的藝術創作,它都是無法脫離政治脈絡的。
 
這也使得上世紀六○年代到八○年代的波蘭電影,具有非常高度的政治性。那個時候的電影大都受到了非常嚴厲的審查制度制約,但其實作為國營事業的電影也因而開出了一條自己的路。
 
它們一方面可以逃脫審查制度,找到一個屬於自己的方式;另方面,也建立了和觀眾溝通的語彙。就是在那個語彙中,它可以暗暗地去傳遞一些政治訊息。那時候的波蘭電影,遠遠不僅是娛樂消遣,它背負著非常沈重的社會責任。也就是在那樣的潮流之下,奇士勞斯基從電影學校畢業之後,當然他也參與了一些電影運動。在電影運動當中,力求去呈現反映社會現實的電影。但是相對於一些我們比較熟悉的前輩導演,像是華依達等人,是比較站在政治運動的前沿,把電影當作他們政治表達的利器奇士勞斯基一直以來都不以「反政府作者」的身份自居。他也不會貿然地去表達自己的政治立場,所以也讓他當時比較容易受到一些非議跟質疑。
 
比如說,他曾經因為一封信被斷章取義後,就被同行認為他是警察的線民或者是法院的走狗,因而受到同行的排斥。所以,他當時可以說是一直處於這樣非常危險的遊戲當中,在這種高度極端敏感的情況下,任何東西都會被放大檢視。這樣的氛圍一直到八○年代中期後,他本人也經歷了對於政治幻滅的過程。那是一種無能為力的感受。同時也導致了他在創作後期,有意識地希望不去觸碰一些政治的題材。當然這是比較表面的,比較深層的我們還是要去看他的價值觀。
 
其實當看到一些不公的事情的時候,我們會有兩種應對態度。一種是仇恨跟反抗到死,但是對他而言,他覺得不論乍看是好的、壞的人,他都希望更深地去了解跟認識。認識為什麼這類人他會有這樣的一個想法。那當波蘭人習慣去進行一個相對強烈的道德批判的時候,他會問的問題也是,到底是誰在做這個道德評斷?為什麼會做這樣的評斷,我們真的知道真相嗎?
 
歸根到底他關注的還是「人」,對他來說,政治是無法解決最根源的人道問題和人性問題的。所以他一直是以這樣的態度跟精神在創作,但也因為這樣的創作態度,讓他跟一些比較高度政治化的波蘭電影作者不太一樣,他也成了其中的異類,算得上是一個保有自己獨特性的電影作者。
 
當我們去爬梳他的創作脈絡的時候,可以看到的是,當他從洛茲電影學院畢業之後,他先是從紀錄片開始起家,往後他開始著手了一些電視電影的創作——在當時,這算他們的一個必經過程——最後,轉向了劇情長片。評論界一般會把他的創作階段涇渭分明地分成前、後兩個階段。前一階段就是他早期的紀錄片,他比較是以一種忠實紀錄的方式,記述當時平凡人、小人物的生活,社會氣息是比較強烈的;後面階段從《不絕之路》(No End,1985)、《機遇之歌》(Blind Chance,1999)、《十誡》等片開始,他則遁入了一種有點形而上的精神境界。
 
他所關注的,也從外在的環境,有意識地開始轉入到人物的內在心理。這些片子在美學上造詣更高,而在敘事上也更加精緻。一般認為藝術性是比較高的。但這樣的特徵也會被當時的一些評論家拿來指責他的「藍白紅三部曲」,認為他對於個人經驗的擁抱是過度的,是脫離社會現實的。那這個轉向有沒有呢?其實確實有,只是有的部分是紀錄片到劇情片的轉向,以及他從外在世界到內在世界的轉向。
 
但是當然,我們不能忽略的是他為什麼會從原先的波蘭本土創作轉到國際合製,這件事情其實也是有一個當時的社會背景脈絡。我們前面提到的是,共黨統治的審查制度下,那時候的電影背負著社會責任,也作為政治表達的工具,可是當波蘭 1989 年邁向民主政治的時候,其實電影的這個身份已經鬆脫出來了。
 
當它回歸到一個專業身分的時候,我們所可以表達的東西更多,但其實大眾已經不想看電影了。所以,那時候的電影反而被擠壓到邊緣,早已不是一個社會主流的東西。在這樣的情況下,奇士勞斯基轉向國際合製,其實算是一個比較務實和必然的選擇。我們回過頭來,再用評論家的觀點去檢視他,另外的關鍵是看他是不是違背了自己的的內心。其實,我並不這麼認為。
 
因為,從他早期的紀錄片,到他後期的劇情片,他一直以來關心的一直是「人」這個事情。包括了他對於生命的內省與對週遭的關懷,他對於小人物的那種關心,以及他對創作忠實的態度,其實長期下來都沒有改變。
 
在他的自述當中,他也說,其實他一開始,想要描繪的就是人的內心世界這種東西。對他來說,他一部部的作品是一個永恆與慢慢邁進的過程。
 
所以,在以上的背景之下,當我們再次重新觀看「藍白紅三部曲」的時候,我們首先能夠了解到的是,對於當時的波蘭觀眾來說,他們習觀閱讀電影的方式是一種「寓言解讀」的方式,看電影裡面有沒有什麼潛文本,是不是可以跟現實去做一種參照和對照。但以這樣的觀影策略,對於「藍白紅三部曲」來說,其實是不太適用的。為什麼不太適用呢?因為其實這部作品,如果大家了解它的官方背景的話,會知道藍白紅源自法國的三色國旗和法國大革命的核心精神:自由、平等、博愛。以官方說法來說,這是這部片的核心主旨。
 
但是,奇士勞斯基自己也說,如果出資的人是德國。那可能今天看到的就不會是「藍白紅三部曲」,可能是「紅黃黑三部曲」。所以,其實藍、白、紅這個東西,我們與其說它是這片的核心主旋律,不如說它算是個隨機的框架,為的是要串連這三部曲。如果我們也願意放棄,對作品做出過多的政治或是社會的解讀,而是回歸他真正關心的關於人們的精神狀態和人性幽微的內在層面,其實,我覺得我們反而能看出這部作品在詮釋自由、平等、博愛這三件事的時候,他所賦予這些作品的現代意義。
 
其實,奇士勞斯基一直以來的作品,描述的主角都是在尋找著某種生命或生活意義的那些人。在「藍白紅三部曲」中也是。比方說,我們在《藍色情挑》中,看到女主角在經歷人生的重大創傷後,要如何走出那個悲傷,並重新建立她和世界的聯繫。當她已經不再是人妻或是人母時,她看似是自由的,但這種自由到底是一種逍遙,還是一種羈絆?故事其實想講的是那樣的一個東西 ; 另外在《白色情迷》,若各位觀眾有看的話,這部片應該是三部曲當中相對來說,比較容易入口的。因為它通俗喜劇的架構比較明顯跟強烈。在這部片裡,講述的是一個性無能的男人,他在被打到了人生低谷之後,要如何去重新站起來,重振精神,甚至去執行他的復仇計畫。這部作品實際上想探討的是平等的內在矛盾。就是當我們每個人都在追求一個更平等的時候,在情感關係當中,是不是還存在著一個絕對的平等,或是平等其實是一直處在一種動態平衡的關係?
 
那第三部,當然是來到了大家今天所看的《紅色情深》。在這部作品當中,結構相對前二部更加複雜,他動用了一些平行敘事的結構,講述一個女孩和一個有點憤世嫉俗的老法官,因為一次撞狗意外,萍水相逢,甚至成為了忘年之交。在這樣的故事中能看出如何走出自私、自我的博愛,但同時它也在問的是,奇士勞斯基自己反覆思索的道德辯證。就是我們看似是善行的事情,背後的動機究竟是不是純粹的?這個女孩在一開始向老法官的狗伸出援手,熱心幫助牠的背後,是不是某種程度上也是出於她內心的負疚感?
 
除此之外,我們也可以看到這三部曲,都是建立在對於命運的假設上,他讓我們真正看到的是改變小人物的那個瞬間。比如說在《藍色情挑》裡,是那一次車禍的意外;在《白色情迷》裡是那一場法庭戲;在剛剛所播映的《紅色情深》裡面,就是那一次的撞狗意外以及之後玄妙的老法官跟年輕律師之間,讓人不確定是什麼的對應關係。
 
這也同時啟發人去問很多問題。例如我們會問,假如老法官再晚生個幾十年,他再遇見這女孩,兩人關係是否會不一樣?又或者說,這個年輕律師是不是等於是老法官修正了自己的過往後,他所創造出來的「第二生」。諸如此類的這種東西,這種人與人很微妙的關係,其實都能在他的作品中看到。這個根源,其實也是他一直以來的一個信念,就是我們永遠不可能真正了解所有的事情。所以,這樣的信念讓我們在他的作品中常能看到一些玄妙又曖昧不明的狀態。
 
除此之外,不知道大家在看的時候是不是也跟我ㄧ樣。其實我每次看的時候,最期待的都是看到,在三部片當中同樣都會出現的那個生活插曲的橋段。就是一個老人他慢慢地拿著手上的空罐,然後投遞到垃圾桶裡的一個畫面。其實,我每次看的時後,都會去尋找這個畫面。這樣的一個生活插曲的設置,在《十誡》的時候,就已經出現了。《十誡》裡面是一個年輕的男子,可以稱他是天使也可以是惡魔。但他一直作為一個旁觀者,在看這一切的事情。在「藍白紅三部曲」,他也同樣地設置了這樣的人物,就是那個老人。而在《藍色情挑》裡面,還有一個少年ㄧ開始目擊整場車禍。
 
這個老人在三部曲裡,他的行動也是循序漸進的。如果大家按照這個順序看的話,會發現其實在《藍色情挑》裡面,我們的女主角茱莉因為在煩惱她自己的事情,所以當老人出現的時候,她是渾然不覺的、是毫無注意到這個人的行為。
 
到了《白色情迷》的時候,男主角他看到了。但他臉上閃過了一道詭異的、不知是什麼的笑容,當然有人是把它解讀成,他可能是一種出於優越感的嘲笑心態,原來還有人的處境比我還糟。但另外一種解讀,我們也可以說他是暗暗地在為那個老人加油打氣,他終於把那個瓶罐給投進去了。無論是哪一種,依然都是處於一個被動的角色,他並未採取積極的行動,他還是旁觀的。一直到了《紅色情深》的時候,我們才看到女主角范倫堤娜主動地伸出援手幫助他,我們也能完全相信,正是因為她在一念之間的善舉,改變了所有人的命運齒輪。所以我們在《紅色情深》,看到最後的那場船難,三部片的所有主角都齊聚一堂。如果大家有看前兩部的話,會發現所有主角都出現在那場船難,然後成為船難的倖存者。對我來說,當我看到最後一顆畫面時,是有很大的震撼的。震撼一方面來自於這種很強大的命運感;另方面來自於我看到了,當作者在作品中做出這樣設計時,其實背後也深藏著他對筆下人物的溫柔跟希望的祝福。所以,這個畫面對我而言,是十分有感染力的。
 
此外,還想再跟大家分享的是。我們前面所提到的這些互文橋段,比較是文本的東西。然而,這部作品的配樂也是值得注意的。比如在《藍色情挑》,有一個作曲家叫做布丹梅耶(Van den Budenmayer)。布丹梅耶這個作曲家,其實在《十誡》的第九集就出現了。而這個作曲家其實是奇士勞斯基,他跟電影配樂家 普里斯納(Zbigniew Preisner)一起創造出來的一個虛構角色。這角色也不斷地在他的作品裡面出現。配樂本身也成為在他作品裡文本的小宇宙。
 
以上所述,聽來可能有點玄妙,因為是關於命運、機運、偶然等等的東西。但這就表示,奇士勞斯基他是在故弄玄虛嗎?其實我覺得不然。反而這些東西是奠基在最根本的他對真實的捕捉跟追求。一直以來,片子當中的真實感,對他而言都是意義重大的。
 
我另外想分享的是,他在創作早期的一部紀錄片《洛茲小城》(From the City of Lodz,1968)的時候,有說到一段他親身的觀察。他那時觀察到在他們學校附近,住了一個老婦人。這位老婦每天早上都會起床、出門,然後一直走到附近公廁上廁所。這段路程實際上並不長,但因這婦人走得很慢,以至於要花上至少八小時才會抵達。所以,她早上出門,一直到傍晚到家,然後再上床睡覺。這就是她每天的日常。
 
那時的學生很習慣去玩一個遊戲,去猜這位老婦人正午的時候走到哪裡、下午兩點的時候又到哪裡。這遊戲聽來有點殘酷。不過,這也說明了,那個時候的他們是對發現生活充滿興趣的,以及對去了解周遭的人,他們是充滿好奇的。他所描繪的這般情境,就會讓我不斷地去想起前面我們談到,老人投罐的場面。也讓我覺得正是對生活這種很微妙的感知跟觀察慢慢累積,成就了他的片子當中許多吸引我們的片段。
 
除此之外,最後想說的是,那奠基奇士勞斯基作品的生命態度到底是什麼?對他來說,電影是他生活的一部分。他覺得電影就跟我們平常吃飯、睡覺是一樣的。慢慢地,電影會成為我們內心的自我。對他來說,他也覺得每個人的生命都是值得審視的。當時他也會對很多年輕的創作者說:「審視你自己的生命這件事情是非常重要的。」如我開頭引述的那段話,他認為我們必須審視我們自己的生命。「唯有你不斷去自省時,你才能從中理出脈絡,明白所有前因後果。也只有這樣,你才能去說好你的故事,並了解故事當中的每個角色。」
 
我覺得非常有趣的是,在他的作品之中,有很多東西都是關於命運的偶然和玄妙的機緣等等。可是他的價值觀卻是十分縝密的,而且充滿自省。而這種自省都圍繞著一個核心的價值,就是「只有你才能了解自己的生命。」
 
說到這邊,我想在看電影的過程當中,我們覺得有共鳴的或是猝不及防砸中我們的瞬間,對他來說,應該也是他在拍片的時候所感受到的魔幻時刻。當我們產生了這個連結時,相信對他而言,拍電影最有意義的事,也正是自己無意當中創造的這些東西,會在意外的時候觸及到他人的生命。以上是我的分享。
 
蔡:謝謝婉兒。在場的觀眾朋友,有什麼想提問或發表的嗎?
 
觀眾A:二位講者好!很謝謝今天府中舉辦這個映後座談。我這邊有個想法就是說,在三部曲裡面您提到的那個「投罐子」。我不知道是不是我自己漏掉了一串話或是什麼,「投罐子」的意象是什麼?它在電影裡為什麼要反覆出現?還有,為什麼他要找那個老人,然後走路有點慢且簡單的動作但就是做不完?我的疑問就是這個。
 
張:其實我必須要說,最吸引大家的點,反而是他放的這些東西,不一定真的是有什麼樣的意義存在的。但最吸引我的,反而是當看似無意義的東西重複出現的時候,它到底有可能可以代表什麼。
 
我能舉的例子是,剛剛也有提到的,在《十誡》當中的那個男子,對他來說去設置那個人物的意義在於,如果當時片中的人,他去注意到了這樣一個角色,是不是命運就會發生另一種變化?進而成為一種轉機。那我們回過頭看「藍白紅三部曲」,在三部曲當中剛剛也說明了,其實每個故事中的人物跟老人的關係都是不一樣的。
 
有人是沒注意到他、有人是注意到了但是旁觀、有人是幫助了他。也許關鍵就在於他們不同的態度跟作為,也讓他們的生命發生了不同的變化。我覺得他安置這個主要是要表達這種東西——一種你平常看似不經意的插曲,如果你在那時候做出了不一樣的選擇,或是什麼,可能就讓你走上了不同的路。你注意到又或你沒注意到,比方說他片中的那個遊戲機,他在那個時候出現那樣一串的字符,到底算是祝福還是一個厄運?你能視為一個厄運,但它可能也是個轉機。我覺得他安置的目的是這樣。
 
蔡:謝謝,還有觀眾有想法嗎?
 
觀眾B:我先謝謝老師,幫我們前情提要了這麼多。其實我有錯過白色那一部,但對於紅色這部,我自己有一個耿耿於懷的橋段。那個女人為何這麼在乎那個法官對她夢的預知?就是五十歲的時候,會發生什麼樣的事、遇到什麼樣的人、誰會躺在我旁邊、我會對誰微笑,那我覺得自已比較在意的是,就是那女的為何這麼在乎這個答案,以及老人為什麼會願意給上這麼暖的答案?這有什麼意象嗎?
 
張:我覺得應該是回到這個女性角色,她所面臨的人生困境是什麼?其實她在那當下,就是不知道她未來該往哪裡走。還有一個我們沒有看到的、缺席的男友,那個男友看起來對她其實是缺乏關心的,但她一直不知道要不要結束這樣的關係,也不知道要不要遠渡重洋去另外一個地方,她對自己的未來是不確定的。
 
所以,當這個時候有一個人告訴她,他夢到了她,他可能知道她的未來的時候。我相信以這個女孩來說,她其實會想要知道,對我們來說可能也是,我們都會想知道未來的自己會變成什麼樣子。至於,這個法官為什麼會知道這件事情,可能就跟這個年輕律師為什麼跟老法官有很多際遇是相似的,是一樣的事。有很多微妙的設置,我們不知道它是一個巧合,還是老法官就是預言家,難道他是上帝嗎?他知道未來嗎?很多東西都是開放性的,就看你相信要怎麼去解讀它。
 
至於老法官為什麼會想要告訴她,我覺得這也是回歸到這個故事處理的人物關係。這兩個人,這個女主角跟老法官比較起來是更熱心善良一點點,但她也不是完美的人,她有自己的問題。當然,老法官一開始就對所有人充滿懷疑,他也不願意去接近別人,甚至去監聽別人。這樣的一個人,當他碰上一個非常熱心,完全站在他對立面的女孩,等於是藉著她,他再去檢視過往他放不下的創傷,慢慢再走下去。其實這就是這個故事的脈絡,是這個女孩讓他開始接納別人,那他也願意去跟她分享一些東西。其實就是這兩個人物慢慢在故事當中去成長的過程。
 
蔡:好,不好意思,因為我們影廳的時間要到了。接下來大家有什麼想繼續討論,我們可以去廳外繼續交流。很感謝大家來「府中15」看電影,謝謝大家。




 

【八月主題:奇俠逸趣






「縱死俠骨香,不慚世上英。」俠,隱身於歷史之中,或許揭竿而起、鴻圖大展;又或是在野民間、多行義舉。在時局動盪的當代,我們嘗試重探俠義精神,串聯古今,尋訪當代義士對正義的想像與實踐;也在欣賞武林神話時,找回對傳奇故事心之嚮往的浪漫色彩。
 
七○年代武俠經典電影,《一代劍王》開創明星田鵬俠士形象,身懷絕世武功的年輕劍王,踏上江湖路險的復仇之旅。「俠女」徐楓與武俠明星石雋主演之名作《龍城十日》,則描述一場危城密戰,義士與欽官各有盤算,劇力萬鈞;更在攝影、音效與剪輯都有精采表現,值得大銀幕重溫。
 
《鐵娘子》,則由文藝片名導演宋存壽執導,描繪一段氣宇恢弘的抗金篇章,女豪俠「鐵娘子」佔地為王,在反金大業之外,也煩惱與師兄的愛戀能否修成正果。與此相對的《刺蠻王》由唐威、韓湘琴連袂主演,唐威以陽剛豪俠形象,對決苗天飾演之反派「血沙掌」那薩,正邪大戰,別具滋味,故事則則驚險刺激,奇情浪漫。「府中15」更將邀請香港影評人蒲鋒老師進行座談,與觀眾解析臺灣武俠電影的時代風采。
 
經典名作之外,當代義士對正義的追求,也不因為時代風俗而消逝。甫獲日本電影學院獎最佳影片等三項大獎肯定的《新聞記者》,深入日本官場文化,勇於揭發黑暗內幕;美國電影《不完美的正義》則集結一線奧斯卡金獎陣容,為近期沸沸揚揚之種族議題發聲,黑人律師勇敢挑戰司法系統,在龐大壓力前不顯懼色。
 
本月另有【萌獸成長趣】單元,選映四部優質動畫片《冰雪奇緣2》、《熊熊大作戰》、《呆萌特務》與《功夫熊貓3》。與 2020 新北市兒童藝術節相呼應,並將於《冰雪奇緣2》放映後舉辦講座,以孩童教養問題為焦點,邀請講師分享正向教養概念,從阿德勒心理學中,學習如何培養有信心的孩子,紮根良好的人格基礎,讓父母們不只是娛樂看電影,更能理解如何給孩子們更健康的心理狀態、陪伴孩童成長。
 
【經典臺灣紀錄片】單元,本月選映吳耀東導演兩部經典作品,有曾於 1999 年山形影展獲獎之名作《在高速公路上游泳》,還有在 2018 年首映,與之對照的《Goodnight & Goodbye》,吳耀東導演也將出席放映,再與觀眾對談。此外,亦有 2010 年金馬獎最佳紀錄片《街舞狂潮》,以兩個世代的街舞舞者為對照,拉開青春活力與夢想不死的跨世代圖像。
 
【復刻電影院】單元,本月則選映三部奇人異士的孤獨篇章,殺手、鋼琴師,與公路上的漫遊者,在《終極追殺令》、《海上鋼琴師》與《巴黎德州》,三部電影不約而同地注視著漂泊中的流浪靈魂。歡迎熱情影迷進場觀賞,重溫經典作品的美好魔力。



 

8月映後座談場次

 


8/01(六)16:50
《冰雪奇緣2》
講者:心理師商師 姚以婷



8/15(六)18:40
《龍城十日》
講者:影評人 蒲鋒



8/23(日)14:00
《Goodnight & Goodbye》
講者:導演 吳耀東

 
 




【集滿三場電影抽多用途 鼠來寶瓶衣套
 
凡觀賞當月電影,憑一張電影票根即可獲得1點,集滿3點即符合抽獎資格,
就有機會獲得由吳福洋襪子故事館所提供的《多用途 鼠來寶瓶衣套》! 
 
吳福洋襪子故事館
官方網站粉絲團
 
9月抽出10名小禮得主,得獎名單將同步公告於官網。
主辦單位對活動相關辦法及獎項保有調整權力。

 

【音像作品發表】

「府中15新北市紀錄片放映院」為鼓勵具有獨特觀點之音像作品擁有發表、被關注及深度討論的機會,凡個人獨立影像創作者或音像製作單位之作品,影視教育機構、大專院校傳播及電影系畢展或社區大學成果發表等皆可報名,歡迎各類型長短片提出申請。
 
經審核通過之影片,即可在「府中15」發表播映。主辦單位也將針對影片創作形式、主題內容邀請電影工作者或議題專家,於作品發表現場與創作者展開對話。
 
申請辦法

 

 
 

 


 
 
 


  
   
   
大路朝天 師父 海上鋼琴師 街舞狂潮
大路朝天 師父 海上鋼琴師 街舞狂潮
     
府中15放映場次表 本月場次及電影資訊請上官網查詢!
   
     
     
活動售票資訊 「府中15新北市紀錄片放映院」售票資訊:
當月票券已全面開賣,各場次票券販售端點及注意事項如下:
1. 於全國兩廳院售票系統端點、7-11(ibon)、萊爾富(Life-ET)、全家(FamiPort)購買。
2. 至兩廳院售票網訂購(網路訂票需為兩廳院之友),請事先自行取票,節目演出當天現場,無法受理網路訂票取票作業,敬請見諒。

★兩廳院購票頁面:【府中15】新北市紀錄片放映院
  當日售票    
每場次電影,現場提供40張票券,每人每場限購2張,請至「府中15」
一樓服務臺購買,售完為止。  
【當日售票時間】
-週二至週五電影:晚上6時開放購票
-週末及例假日:下午第一場前一個小時開放當日各場次購票,唯早上10:30場次,為前一小時9:30開放購買該場次票券。  

免費入場辦法
開演前20分鐘於1樓發放號碼牌與蓋手印章,前10分鐘開放入場,每人限領一張號碼牌。現場座位額滿時,即不開放入場。 

索票入場辦法
電影放映前7天於週二至週日09:00-19:30至「府中15」二樓服務臺索取。 例如:08/04(二)場次電影,07/28(二)開放索取票券。
   
主辦單位:新北市政府。承辦單位:新北市政府文化局。執行單位:中映電影文化公司、新北市紀錄片從業人員職業工會。媒體協力:飛碟聯播網、放映周報、世界電影雜誌、小日子、媽媽寶寶、foufou。
地址:新北市板橋區府中路15號B1。電話:02-2965-7186。網址:http://www.fuzhong15.ntpc.gov.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