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無法閱讀電子報,連結至網頁版電子報
♦ 府中電子報 2021.02.25 出刊
新北市府中15紀錄片放映院
     
* 每周主題  
  二月「音像作品發表」─《游移之身》映後座談

二月「音像作品發表」─《游移之身》映後座談的劇照
講者:波昂刺刺
主持人:陳泊安
時間:2021/2/06(六)
地點:府中 15 紀錄片放映院
文字整理:耿瑋翌


主持人:各位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府中15,今天是久違的音像作品放映,也很榮幸邀請到這部片的導演蔡佳璇。
 
蔡佳璇:大家好,我是《游移之身》的導演蔡佳璇。
 
主持人:想問第一個問題是怎麼遇到這位受訪者的?
 
蔡佳璇:這個受訪者是我在2017年,還在念研究所的時候,系上的師生到東京去做交流,老師希望我們做一個小作業。因為我自己本身對性別議題比較有興趣,所以我就往這個方向去問朋友,就有朋友介紹了Erika給我,因為他那個時候在東京,我就去認識他,也做了一些小短片。後來因為他也要繼續進行手術,也願意公開自己的故事,所以我們就有了這部紀錄片的合作。
 
主持人:那是從2017年拍到什麼時候呢?
 
蔡佳璇:大概到2019年的7、8月,期間也大概過了兩年。
 
主持人:那手術時間是到什麼時候呢?
 
蔡佳璇:2018的10月左右。
 
主持人:那一開始就是想拍他嗎?還是有很多受訪者在選擇呢?
 
蔡佳璇:一開始就算是鎖定Erika了。比較多跨性別者的朋友,他們比較沒那麼願意把自己的故事分享出來,因為大家希望的是融入人群,比較有隱私的過生活,像他願意公開自己故事的是比較少的,就覺得可以把握一下。既然他願意公開,也正好要進入手術的過程我們就一起合作。
 
主持人:這部片是32、33分鐘,裡面比較多談的是他的日常生活和他的家人及伴侶的關係,比較少觸碰到的是跨性別者可能會遇到的困難。當然也有手術的畫面,但並沒有太常提到手術會遇到的困難,是怎麼選擇這樣的敘事方式呢?
 
蔡佳璇:其實這也是拍攝過程中還蠻困擾的一件事,好像沒有拍到他困難或是比較掙扎的部份。自己覺得其中一個原因是Erika本身也會有一些類似偶像包袱,他有一個粉絲專頁叫【Erika的跨性別日常】(2021年2月後粉絲專頁已更名為【Erika的日常】),如果有興趣的話可以到FB找。當時他開這個專頁,是希望給大家跨性別者比較正面、陽光的日常生活分享。希望讓大家知道跨性別者不是過得那麼悲慘,也可以過得很好。就是因為他有這樣的信念在,在我的鏡頭前他會傾向展現出開心,比較好的那一面。但過程中比較不開心的部份,他就會沒那麼願意分享出來。本來希望可以拍到一些低潮的部份,但尊重他展露意願的情況下,就只能做一個中間的取捨。後來就變成去訪問他的姐姐,讓他的姐姐去說比較多關於低潮和想要自殺的事情。
 
主持人:片中出現比較多的家人是他的姐姐,那他的爸媽和其他的親朋好友有看過這部片嗎?
 
蔡佳璇:有看過。在2019年11月是第一次公開放映,就在這個地方。那時Erika和片中的人都有來到現場,姐姐有帶著爸爸和爸爸那邊的親戚一起來,他們那天很低調的坐在後排看,我也沒有特別介紹他們,因為我知道他們想要低調。我覺得這已經是一個很大的前進了,這代表爸爸那邊的家人是願意過來理解和參與他的人生。不過在拍攝的過程中,家裡的長輩是不知道我們有在拍攝這個紀錄片的。
 
主持人:那家人看完的反應是?
 
蔡佳璇:我沒有直接和他的爸爸接觸,然後Erika有一個弟弟,弟弟也是很低調不願意受訪,不過我們有聯繫。弟弟有說過雖然他跟Erika天天住在一起,但他有看到一些不一樣的事情,就好像從不同的角度去看Erika的感覺。他覺得很感動,也希望以後有機會可以讓媽媽也看這部片。
 
主持人:Erika看完的想法呢?
 
蔡佳璇:那天首映時,他是很開心的。與其說是因為紀錄片,不如說是因為他的粉絲、家人和朋友那天都來了,就是一種對他的支持吧。我覺得他很需要身邊的人對他的支持,這部紀錄片也算是達到我們兩個想要的模樣的中間點。
 
主持人:那我們現在開放觀眾提問。
 
我想請教的是,我對我的性別有點疑惑,所以我想提出來請教,不曉得導演能不能給我個方向?幫助我瞭解我是什麼性別。我的生理性別是女性,在18歲那年非常喜歡一個女生,真的是有戀愛的那種感覺,但是我們沒有任何生理上的接觸。一方面是因為家裡反對,另一方面是對方沒有接受我的感情,不過小時候我喜歡的對象一直都是男性。在結束對這個女生的單戀之後,我喜歡的也一直是男性,性關係的對象也一直是男性,所以我想知道,像我這樣的人的性別,應該要算是同性戀者、異性戀者還是跨性別戀者?
 
蔡佳璇:謝謝這位觀眾的分享,也謝謝你願意分享一些這麼私密的故事,我覺得很有勇氣。然後我聽起來的話,因為我也不能替你定義,這應該要尊重你自己的感覺。所以就剛才聽到的,我想要幫你釐清一下,剛剛提到的同性戀者和跨性別,這其實是在說兩個不一樣的事情。像Erika跨性別是指他對自己性別的認同,但和他的性向,也就是他喜歡的對象是沒有關係的。他喜歡的是女性,等於是一個同性戀者,他對自己的定義是一個跨性別的女同志。他本身是跨性別,但他喜歡的對象是女生。就是他認為自己是女生,喜歡的對象也是女生,所以是跨性別女同志。這是他對自己的認同,所以這是兩件不一樣的事情。然後你剛剛說到同性戀和異性戀,還有一個比較常聽到的是雙性戀,也許可以再去探索一下,也許不是同性戀或是純粹的異性戀,就是對兩種性別都能夠產生感情。如果還想更深入的瞭解的話,也建議可以去接觸相關的機構。第一個當然就是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因為他們已經很多年了,可以多多瞭解他們提供的資訊跟活動。
 
主持人:延續剛剛觀眾的問題,你在拍攝這部片之前就對性別議題有研究嗎?
 
蔡佳璇:我大學的時候就有投入性別方面的議題,不過比較著重在女性和同志議題,跨性別反而是比較少瞭解的。在遇到Erika之後才對跨性別有更深入的理解。
 
主持人:的確在臺灣跨性別的紀錄片是比較少的,我們也很高興能夠拍到這樣子的影片。Erika感覺是比較樂意分享他經驗的人,這個東西是蠻珍貴的。
 
我想請教一下,一開始他在東京後來在沖繩。為什麼他對於日本的喜好會這麼強烈?是因為日本對他這樣身份的接受度比較高嗎?然後他在東京跟在沖繩是以不同的性別在生活嗎?
 
蔡佳璇:先回答第一個問題是他為什麼那麼喜歡日本,他大學的時候去日本玩之後很喜歡當地的文化,現場觀眾可能也會有類似的經驗,去了一個地方玩之後很喜歡那邊。第二個跟性別有關係沒錯,他覺得在日本比較不會去探問你的隱私或是過於熱情,這比較算是民族性跟社會氛圍的狀況。對他來說,尤其是在東京的時候,大家應該可以稍微瞭解到東京其實是一個很大的都市,人與人之間來說是禮貌,另一方面也可以說冷漠。大家比較不會去追問你的隱私,知道你是怎樣的人就笑笑帶過,心裡覺得怎麼樣也不會表現出來。但Erika在臺灣可能就會遇到比較熱情的路人直接去問他,他會覺得在日本比較安心也比較自在。大家看到他的外表會把他當成女生對待,這是他覺得在日本比較開心的地方。可能也有一部份是離開了臺北的家人,在生活上會比較放鬆。然後是他在沖繩的身份,因為他在臺灣已經先做了手術更換了身份證了,所以是以女性的身份去申請簽證,在沖繩生活。Erika不管是在東京還是在臺灣,找工作前他都會主動提出這點,他想要找到可以接受這點的公司他再進去,免得產生不必要的糾紛。
 
他這樣的做法是不是相對在臺灣比較找不到工作?
 
蔡佳璇:我覺得也和產業別和城市有關係。因為在診所我們也有遇到南部來的跨性別者,他的產業別是屬於需要付出勞力或是傳統產業,他的性別觀念可能就會比較保守,對於性別概念會覺得男生就是男生,女生就是女生,所以我們遇到的那位南部來的跨性別者遇到的困難還蠻大的。但是Erika他在臺灣是日文老師和翻譯,比較屬於文書方面,雇主可能相對來說也比較友善。
 
主持人:他有分享在求職上遭受歧視的經驗嗎?
 
蔡佳璇:求職方面真的比較沒有,這方面相對很多人來說算是順遂的。頂多會被學生問說:「老師你是男生還是女生?」這樣子。雇主或職場上對他真的都還蠻友善的。像他在東京是做櫃姐,那間百貨公司也蠻接受的。
 
導演您好,因為你跟拍Erika那麼久,我想請問你對於性別重置手術的看法。影片有拍到一些同志大遊行的畫面,有些人的標語會寫說「變不變性,由我決定」。然後現在臺灣的法律是不是規定,一定要經過身體的手術才可以更換性別?那是不是可以單純經由心理認定生理性別來決定?
 
蔡佳璇:謝謝這位觀眾,你問了一個非常困難的問題。因為臺灣現在的法律是規定要經過手術之後才可以換證,有一些國家是可以不用經過手術,但需要經過心理評估或是證明才可以換證。也有的是比臺灣更嚴苛的條件,比如女跨男,臺灣的規定是不用裝上人工陰莖,只需要摘掉卵巢和子宮就可以,但有的國家是規定必須要。這對於跨性別者來說是非常傷身體又傷荷包的事情,但如果法律上需要的話,就必須去做這個。我自己現在還在觀察跨性別圈裡面的討論,因為每一位跨性別者想的都不太一樣,也有些是已經完成手術,會覺得為什麼後面的人可以只需要免術換證的程序。免術換證的爭議也可以上網瞭解,真的是還蠻困難的。我目前知道的是伴侶盟他們想要往免術換證的方向前進。也曾聽過跨性別者跟我說:「如果只需要精神評估的證明就可以,那去一些游泳池之類的場合不就會很尷尬嗎?」他們也會和一般民眾一樣,設想一些情境出來。所以光是在跨性別圈裡大家的想法就已經很不一致了,要再進而得到社會的認可到法律的承認,我覺得這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我想請問一下關於父母的部份,因為從片子裡看起來他們不太能接受,而且媽媽的部份他是說他很心痛。我不太瞭解的是,很多類似的片子都會覺得家長和社會大眾比較理所當然的不接受,例如說不能接受的原因到底是什麼?我自己本身雖然是異性戀,但是我是屬於性別友善的。所以今天有人想要選擇改變他本身的性別,或是喜歡同性的人,對我而言都是理所當然的事情。講直接一點,我不太瞭解他媽媽在心痛什麼。不知道有沒有針對這個部份再更細一點的研究?
 
蔡佳璇:在拍攝之前我有先去找了一些文獻瞭解,有一些研究是針對跨性別者的家人調適的過程。然後研究發現他們的家人會需要經過一段時間去調適的,所以我也想要呈現這個部份,就是他們的家人其實也是需要幫助的,然後慢慢的去理解。我可以舉一個例子,之前在別場放映,有觀眾和我分享,他也是和您一樣是性別友善的,平常也很理解性別議題的內容。但有一天他的一位朋友和他說他想要從女跨男,他才發現這件事情對他來講是會衝擊的。因為以前你已經習慣了他的樣子,習慣跟他相處的方式,當對方真的說他要從女性跨為男性,他真的覺得他需要一段時間去適應、去理解,才比較能夠讓自己接受這件事情。那天放映之後也有媽媽跟我說,如果是他他也會很心痛。我覺得一個是要知道自己的孩子需要去經歷那些生理上的痛苦,再來是媽媽通常也承擔了很多關於母職這個身份的壓力,他自己也背負了很多親戚會怎麼看他的眼光,很多媽媽也會想說是不是自己哪裡做不好,才會害孩子變成這樣,所以我覺得媽媽的壓力是蠻複雜的。爸爸可能也有,但是在傳統父親跟母親的角色上,承受的壓力是不一樣的。不接受也可能是因為這個狀態他還沒有調適過來,沒有人很好的去幫助他理解這個狀況。
 
主持人:有時候是不理解這個狀況而感到擔心,對於比較年長的朋友來說,他們的觀念可能是比較鎖死在牆裡面,要跨越這道牆也是需要很大的勇氣的。不只是他們的子女需要勇氣,對他們來說要跳脫出這個框,也是需要勇氣的。所以還是需要溝通,加上如果子女跟父母的感情不好的話,理解的過程中就會有更多障礙。
 
主持人:這部影片是你的畢業製作,那最近有什麼作品是即將發表或是有未來想拍的題材嗎?
 
蔡佳璇:其實還有想拍一個跨性別者,是Erika的朋友。他是女跨男的狀況,但是還在醞釀中。我覺得這位朋友他對於性別形象跟議題有更強烈的反思,跟Erika比較不一樣的是,Erika比較進入社會大眾會接受的女性的形象。但這一位被拍攝的對象比較沒有,他一直在思考這件事,比較沒有想要成為傳統社會認為的男生的樣子,還在一個中間地帶摸索中,我覺得這是跟Erika比較不一樣的地方,所以以後會繼續醞釀這個題材。
 
主持人:所以已經有和他講好要去拍攝了嗎?
 
蔡佳璇:已經有拍攝他去手術了,女跨男第一個會做的可能都是平胸手術,這部份已經拍過了,後面的還在醞釀。
 







【三月主題:共築心家園





在隔離、防疫、失業、經濟衝擊的影響下,全球各地的人際樣態都在發生變化,不只是我們與陌生人的交流,也包括與家人的相處方式。在充滿不確定性的未來面前,人們對幸福與人際的想像也不斷轉變,三月,府中 15 回歸「家園」,當無法自在穿越世界,或許能重新回顧,最重要的陪伴就在身邊。
 
西班牙電影《宅在瘟疫蔓延時》以短片規格組成,在疫情隔離期間「自家拍攝」。故事之外,原先習以為常的住所空間,就地成為電影創作場景,親密的家人成為電影對戲同事,虛實對照的趣味,提供的是另一份疫情期間的思考:關於那些受到疫情影響的人們,他們會如何因應這些衝擊?
 
日本年度大作《福島50英雄》由日本影帝渡邊謙與佐藤浩市主演,改編自 2011 年福島核災的關鍵時刻,描述一群義士決定死守核電廠,捍衛家園。電影以時任首相、救災總指揮、當地居民、科學家與第一線工作人員等多方視角還原整起事件。當天災到來,生死之際時該如何拋棄私利,防止災害擴大,守護安身之地?
本片帶有日本傳統的自然觀點,對於災難的發生,進行生態省思,同時也在日系英雄刻劃的元素中,表現強烈的人文精神。
 
坎城影展金棕櫚獎得主是枝裕和,最新作品《真實》與兩大法國影后凱薩琳丹妮芙與茱麗葉畢諾許合作,前者飾演甫出回憶錄的知名女演員,與飾演女兒的後者展開一段真實與記憶、血緣與愛的真摯故事。是枝裕和電影帶有東亞文化一貫的冷靜自持,與西方世界的合作因此充滿火花。威尼斯終身成就獎得主許鞍華監製作品《花椒之味》則跨越兩岸四地,以一家火鍋店為引,描繪破碎的家情關係如何被相通的味覺經驗重新串聯,充滿關係修復之療癒筆觸。
 
最後,要論西方最會拍攝家庭通俗劇的電影大師,西班牙導演阿莫多瓦絕對榜上有名。本月「復刻電影院」單元帶來阿莫多瓦經典名作,讓觀眾重新回顧大師既通俗又異色的電影魅力。包括探討異裝癖與母女之間關係的《高跟鞋》、以男性情誼為主線,觸碰孤獨與溝通命題的《悄悄告訴她》、關於童年禁忌與創作者自省的《壞教慾》,以及勇奪坎城影展最佳女主角與最佳劇本,聚焦死亡議題的《玩美女人》。全為經典數位修復,肯定讓影迷大飽眼福。




3月映後座談場次

 



3/06 (六) 16:30
共築心家園《真實》
講者:影評人 黃建業





3/20 (六) 16:20
《與匠同行-禪心慧彩:李登勝》
講者:匠師 李登勝





3/21 (日) 19:20
故人故居故事 一代名將王靖國
講者:出品人 王壽來、監製 謝小韞

 

 

 



集滿三場電影抽 圓滾滾天竺鼠羊毛氈材料包】 
 
凡觀賞當月電影,憑一張售票場次電影票根即可獲得1點,集滿3點即符合抽獎資格,
就有機會獲得由 Dream愛麗絲手作坊 所提供的 圓滾滾天竺鼠羊毛氈材料包 一份! 
 

4月抽出10名小禮得主,得獎名單將同步公告於官網。
主辦單位對活動相關辦法及獎項保有調整權力。

 

【音像作品發表】

「府中15新北市紀錄片放映院」為鼓勵具有獨特觀點之音像作品擁有發表、被關注及深度討論的機會,凡個人獨立影像創作者或音像製作單位之作品,影視教育機構、大專院校傳播及電影系畢展或社區大學成果發表等皆可報名,歡迎各類型長短片提出申請。
 
經審核通過之影片,即可在「府中15」發表播映。主辦單位也將針對影片創作形式、主題內容邀請電影工作者或議題專家,於作品發表現場與創作者展開對話。
 
申請辦法

 
 

 

  
   
   
九叔 打開名為家的門 地久天長 宅在瘟疫蔓延時 別告訴她
九叔 打開名為家的門 地久天長 宅在瘟疫蔓延時 別告訴她
     
府中15放映場次表 本月場次及電影資訊請上官網查詢!
   
     
     
活動售票資訊 「府中15新北市紀錄片放映院」售票資訊:
當月票券已全面開賣,各場次票券販售端點及注意事項如下:
1. 於全國兩廳院售票系統端點、7-11(ibon)、萊爾富(Life-ET)、全家(FamiPort)購買。
2. 至兩廳院售票網訂購(網路訂票需為兩廳院之友),請事先自行取票,節目演出當天現場,無法受理網路訂票取票作業,敬請見諒。

★兩廳院購票頁面:【府中15】新北市紀錄片放映院
  當日售票    
每場次電影,現場提供40張票券,每人每場限購2張,請至「府中15」
一樓服務臺購買,售完為止。  
【當日售票時間】
現場售票時間為第一場售票放映場次前一個小時開放當日各場次購票,唯上午場次僅於放映前一小時開放購買該場次票券。
免費入場辦法
開演前20分鐘於1樓發放號碼牌與蓋手印章,前10分鐘開放入場,每人限領一張號碼牌。現場座位額滿時,即不開放入場。 

索票入場辦法
電影放映前7天於週二至週日09:30-18:30至「府中15」一樓服務大廳索取。 例如:3/4(四)場次電影,2/25(四)開放索取票券。
   
主辦單位:新北市政府。承辦單位:新北市政府文化局。執行單位:中映電影文化公司、新北市紀錄片從業人員職業工會。媒體協力:飛碟聯播網、放映周報、世界電影雜誌、小日子、媽媽寶寶、foufou。
地址:新北市板橋區府中路15號B1。電話:02-2965-7186。網址:http://www.fuzhong15.ntpc.gov.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