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無法閱讀電子報,連結至網頁版電子報
♦ 府中電子報 2021.04.29 出刊
新北市府中15紀錄片放映院
     
* 每周主題  
  四月「人性顯像室」─《惡之畫》映後座談

四月「人性顯像室」─《惡之畫》映後座談的劇照

講者:陳永錤(《惡之畫》導演)
主持人:陳科廷
時間:2021/04/17(六)晚間 16:30 
地點:府中 15 紀錄片放映院
文字整理:陳科廷
 
※※
 

主持人 
各位觀眾大家好,謝謝各位來觀看惡之畫這部電影,我們今天非常榮幸邀請到本片的導演陳永錤導演來參加我們的映後座談,請大家鼓掌歡迎。
 
導演 
謝謝各位在這個陽光的天氣來看一個冷颼颼的電影這樣子,這部電影其實已經,上映後半年了,所以我也要重新想一下,當時創作的情形,那也歡迎各位有什麼問題都可以問。
 
主持人 
好那我接下來先就我自己個人觀賞的疑問,稍微可能問導演一兩個問題,然後之後就開放觀眾提問,那我自己看到比較疑惑的地方是那個前後段的那個秘密基地,的畫作的部分就是在整個可能解釋,或是想要帶給觀眾什麼樣的感覺?可以請導演回答。
 
導演 
就是講白一點,其實就是第一次,他去的是一個虛的,一個許寶清自己內心的一個心相,一個創作的心相就是我們的創作,譬如說劇本、電影的時候,我們會把一個東西創作成一個我們想像的東西,那他其實第二次才是他真正去的樣子,看到一個牛被宰殺。他就想到周政廷以前的樣子,這樣子,所以他把他想像成是一個很恐怖的一個東西,大概是這樣。
 
主持人 
那看完電影,我就問說,導演有沒有想要是藉這整部片,或者是裡面的林林總總有想要拋給觀眾,比如說,思考的議題或是主要想要最想要講,這是有帶到這些,議題或是想法呢?
 
導演 
其實我覺得一部電影。我覺得在做這部電影的時候沒有覺得一定要給一個很明確的答案。但是我透過就是觀眾,也許採取某一個觀點,一開始帶著某一種既定的想法進來看,然後有一些刺激,那我覺得很難有一個答案,因為這個問題是滿複雜的。不過,我也覺得這部片不要馬上給答案,因為我這部片子其實有故意去留一些留白,讓大家去想像這樣子,他的節奏也的確比較慢一點,在慢的時候,觀衆就會去思考一些東西。
 
主持人 
那有一個問題很特別是導演選擇用四比三的比例去拍這部片,那為什麼會這樣子選擇?
 
導演 
其實四比三對我來說是古典啦。這部電影的主題,它是比較古典一點,對我來說是比較古典,可是對於現在新的年輕人,,他們可能出生的時候就是已經是十六比九甚至更寬了,那我在做這個時候覺得,除了這個以外,主要是它是一個框架,然後,我也希望大家把每一個畫面都給把它當成一幅畫來看,他比較符合一個畫作的比例這樣子,也就是大家形式跟內容比較接近
 
 
觀眾1
為什麼徐寶清在看到那個樹洞之後,會覺得很害怕、逃走?
導演 
他為什麼來這地方?他想要知道一個那個創作的,這個人的創作的靈感來源,那沒想到是一個關於血腥、關於一個動物的死亡有關係的東西,其實那個反應我現在看覺得他有點做過頭啦,但他後來回家的時候那個嘔吐不適也就從心理的不適變成一個外在的生理的不適,大概是這樣。


觀眾2 
想請問一下男女主角。他們中間那一段就是有一點,親密接觸那個戲有特別為了什麼要加入這一個情節嗎?他們之間的關係導演覺得是怎麼樣?
 
導演 
那是性侵猥褻未遂,其實他是有點惱羞成怒啦。他自認為這是一個他幻想的是一個美好關係的開始,對那可是他誤解了,那其實這個女畫廊老闆,他的心裡也是蠻,就是有些觀眾也是從問我說,所以這一切都是那個女老闆設計的嗎?我覺得我自己設定,是比較開放,可是我覺得即便這個李珊珊,他用一些手段,譬如說,他會搭許寶清的手,就是這樣的一個形象的角色,可是他就是一個必取嗎?我覺得不是。他就活該被那樣對待嗎?我覺得不是。對,但是他後來說要撤告,甚至他最後畫廊好像弄得能成功那樣,他可能是有一些心機。但是不一定就要譴責他。
 
觀眾2 
所以之前,那個主角就有講說,他不知道這些事情,所以覺得藝術歸藝術,他就想要創作,覺得棒這樣子,那對跟他最後的那個畫面對比應該是個對比,他甚至覺得還不錯,導演意思是有想要,讓觀眾去想說,這個到底是這個意思嗎?導演是想要表達說,最近那個消失的情人節事情不知道到底知不知道,那導演自己個人是認為說,藝術創作這方面需要為道德負責嗎?就是一般的觀念去做,導演自己對這方面自己的看法是?因為我覺得這部戲是導演,有想要探討一些這方面的問題。
 
導演 
我可以從我為什麼想到這故事,就是,國內外,那時候在做兩三、三四年前,國內外有很多的創作者、藝術工作者他們做了一些事情,可是我們當初在看這個他們的作品的時候,沒有想到這個人會是這個樣子的。那可是因為那時候知道了以後譬如說,美國心玫瑰情我很習慣可是凱文史貝西後來被說他性騷擾,那這樣會影響我對這部作品的想法嗎?是不是會有點不純粹?所以這部作品,我自己設定是在講一個,類似偏見或是一個直接的評價,我們對於鄭捷的評價,我們等於殺人犯的評價,跟他家人對他評價應該是不太一樣,一幅畫作放在美術館跟一幅畫作放在公共空間,他的價值就會因此高或低嗎?如果你真心的喜歡這個作品,即使他是假畫,你可能還是很喜歡,因為那個心靈的感受是很直接的,那你問我最近那個,我覺得當代的電影,本來就是要可以接受,評論的。那我做這部作品,有時候也是被人家罵,就說你是不是站在(加害者那邊),可是我們藝術是,如果我是一個藝術家,如果藝術是有邊界,我們是不斷地在探尋那個邊界的界線在哪裡。那如果你一開始就設定說一個框的那邊,那我就不用做了,可是,我在做這個作品,我會有其他的框架。譬如說商業。這部電影根本就,就不是在討好觀眾,他是一直在吃觀眾、那有些人就很排斥做這種電影。對所以我也是吃力不討好的做這個東西。身為同樣都是創作者我覺得我也常收到這個批評,可是我覺得電影出來了,嘴巴長在人家嘴上,我覺得就也是作者已死,就是給他們評論啦。重點是我們做這個東西有沒有讓觀眾想到什麼。
 
觀眾3
以你這個起心動念,應該也是江子翠鄭捷的事件已經結束了,以後才開始有這部片的呈現對不對?
 
導演 
這部大概想的時候在2018年。
 
觀眾3
因為你裡面設定有兩個,我一直在想說有那麼嚴重嗎?一個就是他爸爸幹嘛自殺,鄭捷他爸爸有自殺嗎?那第二個就是說,然後另外一個就是最後面那段那個女生當然是拄著鐵鞋,這樣子去潑那個東明相那一杯酒,說壞一點裡面已經沒有她,而且那個已經事件都已經結束了,他還會去說他是人渣,她還去恨他幹什麼我想不通。
 
導演 
其實隨機殺人更早在日本,有那個,秋葉原殺人事件,就是他開著車,往路邊這樣衝撞、死很多人。這個是日本最早,台灣是比較後面。但他的家人呢?後來他,弟弟自殺,因為他去外面大家聽到他是,兇手的弟弟就不雇用他。然後他原本有一個女朋友要結婚,也是因為這樣就分開了這樣子,所以他受不了就自殺,那我覺得這是一個。另外我是試圖想要從不同的切面來切,這個受害的家屬、被害者家屬、兇手的家屬,這很像是你投一個石頭丟到水裡引起的一個,水花、就旁邊的人會受到牽連。所以你說他會不會自殺?我不太敢定論說不會自殺,但是一定會受到影響,然後那個被害者,他為什麼那時候還那麼憤怒?其實他最後只能用憤怒來過活,我試圖去想他為什麼要這樣做啦。兇手都死掉為什麼?可是他還是一拐一拐阿。好像社會的憤怒平寂了,可是他自己還會問為什麼?為什麼是我?為什麼我的男朋友死掉?好那我要他死,可是他死掉我還是不幸福呀。我還是一個不幸的狀態。他只能用憤怒來過活,要不然他可能會崩潰,那就要看有沒有撐過去那個時間。我是試圖想要就是各種面向去解釋這東西,因為這很複雜、所以這個跟片子的主題是一樣,就是一件事情一個人有各種不同的多面向,一個人也可能很多面,你要用某一面解讀他好像他就是。那個導演很會拍阿我,但他是性騷擾me too以後就把他拉下來,可是他本來就是一個人啊,他的確很有可能有才華又同時是個禽獸,可是我們常常因為一某一面,忽略掉別的。
 
觀眾4
從精神醫學角度來講,這個周政廷是不是腦部,有部分的那種缺乏同理心、憐憫心,才會變成說在某種情境之下,或者是,其實裡面有講說,他並不是喪失了行為意識、他做殺人開車撞人的動作的時候這種動犯法行為,其實他意識他自己是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的。但是說他是腦中有一部分,他的DNA本身就有點問題,他對別人沒有辦法有那種同理心同情心,或是一個反社會人格,是不是導演的意思? 關於他為什麼殺人?其實片子裡面好像都沒有提到他殺人的過去對不對?一般來講,講一個殺人犯的電影,好像都會阿,為什麼殺人?
 
導演 
可是我從故事中間他已經殺人,就是很一般的這樣子看到,他就是一個好像很愛畫畫的學生,可是一旦你知道他的過去,你就開始改變對這個人的想法,甚至他嘲笑許寶清,笑他那樣子,你都會覺得很可惡,所以我們認識一個人是從他什麼時候開始呢?我們認識鄭捷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呢?他以前就是這樣嗎?可是我覺得,因為今天在台灣拍隨機殺人很容易就是鄭捷,可是其實國內外真的太多了,那我為什麼這樣拍就是我想要不要那麼先入為主說,他是精神狀態嗎?他是痛恨這社會嗎?為什麼?沒有,這邊沒有要提這個東西。所以他有可能是如你想講的那樣,或是別的,對。
 
觀眾5 
那個有看不懂的,就是最後那個拄拐杖的那個女生,她就是其實應該從那個許寶清跟那個畫廊主人在商量周政廷那幅畫要怎麼處理。然後忽然變成在一個公共場域,然後那個女生好像是他是專程去嗎?
 
導演 
他不是專程去的。
 
觀眾5 
所以他也不知道那幅畫是周政廷畫的,所以我在想這個是什麼意思?他那是以為,所以那旁邊也沒有落款,就是他以為只是一幅很好看的畫而已?
 
導演 
對對對,因為其實受刑人的話放在公共場合,他們通常也會把名子去掉,對。他上其實右下角有寫,我有拍反應,但是覺得那個女生的反應太誇張了,覺得不適合,覺得留白停在那邊就好了,就是他的笑,其實是一種,也可以說是有點諷刺吧我覺得,他不知道那是周政廷畫的。當你簡單很簡單,只是觀看藝術作品,如果你不知道的話,也有喜悅。
 
觀眾6
請問最後周政廷受刑的時候,在鏡子裡面回頭看自己笑一下。然後我在想說他是達成什麼目的,想說是不是把畫畫完了。可是他後來就說,他想畫畫,所以這裡特別是什麼意思?
 
導演
其實他發現有另外一個他啦,本來一個是愛畫畫的他,一個是就是當然那個笑,其實周政廷,黃河在這部電影裡面,他的笑容各有不同的意義。他一開始笑,也許就是比較純真、想要畫畫的好學生,但後來你越知道這個人越多,他的笑容越來越複雜,那他要死之前看到那個鏡子就是看到一個,另外一個他的意思。
 
觀眾7
導演幾個問題,第一個是為什麼男主角的選角是東明相?然後第二個問題,黃河在畫第一幅畫的時候,他有很多黑色一點一點,那是不是隨機殺人撞的那個現場?然後第三個問題是說,有一幕是槍斃那一幕嘛,現實上的槍斃就是長這樣子嗎?謝謝
 
導演
為什麼選東明相,其實聽損是一個標籤,許寶清老師,不因為他的聽損,影響他的創作能量,拍賣官在這樣講,其實,聽損藝術家,其實在畫室是個賣點,一個炒作,這是一個,第二個為什麼選一個聽損的人來演一個對我覺得片子裡面在講一個藝術家的掙扎,那你藝術家無法跟他人溝通,他很痛苦那加上聽損這件事情,其實聽損他也是類似的,他很想要跟人家溝通,可是為什麼你們不懂我在說什麼?這就是為什麼會選他的原因。第二題是說,我先講第三題好了,死刑是不是那樣?差不多啦,只是我把那個路程拖遠一點、加深你們的心理壓力,其他差不多,地點台北以外的死刑有的是在戶外他會加一個棚,我只是棚去掉。對我來說主要是用一種戲劇的方式,來呈現一個真實甚至有點美化。第二個問題是,其實畫作在這部片是一個角色,在抽象畫一般觀眾到底懂不懂抽象畫?我說,這幅畫很感動,我拍拍再久你們不感動就不感動,所以那個非常的主觀,但是它還是有一些,如果真的懂畫的,他可能還是可以感受到一些東西。他這個畫家其實是我們另外找畫家來畫,演員們其實也都會畫畫,只是畫風,不是這種的,片子裡面大部分是抽象跟、許寶清老師有具象化。抽象畫的部分是國內叫蔡宜儒老師,他會加一些動物,他的畫作本身有童趣的部分,有殘酷的部分,就很像畫戰車、小玩具、動物、牛、鸚鵡、這些東西。所以你可以看到一題兩面,有殘酷的部分有童趣的部分,那這個其實就是周政廷本身的人格的特質的一個延伸。第一幅畫他沒畫完,但是抽象畫真的太難解釋、只能用一種非常直觀的方式來講。
 
觀眾8
一個好奇問題,就是飾演畫家畫家的這個角色,為什麼設計講話有點大舌頭,好像是聽覺有障礙的人?
 
導演
因為他聽損,所以他,我講東明相的狀況,他是,他戴助聽器才能聽的到,可是他聽到的是一個電子的模擬聲音,所以他們沒辦法像你我我聽到說,他講怎麼樣正確的表達那個字的發音,他講話會有點怪,那個怪就是因為他沒辦法聽到我們所聽到的真正的聲音。
 
觀眾8
這是腳色設定嗎?


主持人
我補充說明一下這位演員,他本身就是一個聽損者。


導演
東明相演過練習曲齁,然後他就是本身就是聽損。我不是要他飾演聽損,是他本身就是那個樣子。
 
觀眾9
謝謝不好意思,我現在不是問,我是要回饋一下導演,其實真的這部片子會讓我想到我們與惡的距離。可是我覺得導演這個角度蠻特別的就是那種,你說,一個事件,會影響像旋渦一樣造成身邊所有人的影響,影片的開始是用第一人稱,有點像直觀第一人稱就是東明相這個畫家的角色,那就比較不是那種,概觀的方式,他以就是這個我完全不認識,我只是認識這個有繪畫才能的人,然後後來才知道。所以就那個跟我們與惡,你就感覺那個切入的角度什麼不一樣。所以反而,我們跟著他一樣去認識一個前後差異這麼大的人,就是以影片的功能來講,又是另外一種效果。
 
導演
老實講我到現在還沒看過與惡,因為我很怕被影響到,但大概有聽到說,他可能是從媒體的影響。可惜的是,這部並沒有挖開挖太深那個旁邊的人,有一些限制的因素,但是我用的確它切入點就是從一個就是我剛剛講偏見、評價這件事情來切入,那很謝謝你的回饋。
 
主持人
好因為時間關係,我們要在這邊告一段落,那非常謝謝大家來參與惡之畫映後座談,我們在給導演一個掌聲,謝謝大家。



4月映後座談場次

 

 



4/10 (六) 16:30
《誰站在繩子的那頭》
講者:導演 徐靖倫





4/17 (六) 16:30
惡之畫
講者:導演 陳永錤

 

 

 



集滿三場電影抽【抽本月主題精選好書
 
凡觀賞當月電影,憑一張電影票根即可獲得1點,集滿3點即符合抽獎資格,
就有機會獲得由 亞和心理諮商所 所提供的《跟阿德勒學正向教養:從49個練習開始,用鼓勵提升孩子的歸屬感與自我價值》乙本! 


5月抽出10名小禮得主,得獎名單將同步公告於官網。
主辦單位對活動相關辦法及獎項保有調整權力。

 

【音像作品發表】

「府中15新北市紀錄片放映院」為鼓勵具有獨特觀點之音像作品擁有發表、被關注及深度討論的機會,凡個人獨立影像創作者或音像製作單位之作品,影視教育機構、大專院校傳播及電影系畢展或社區大學成果發表等皆可報名,歡迎各類型長短片提出申請。
 
經審核通過之影片,即可在「府中15」發表播映。主辦單位也將針對影片創作形式、主題內容邀請電影工作者或議題專家,於作品發表現場與創作者展開對話。
 
申請辦法

 
 

 

  
   
   
皮諾丘的奇幻旅程 送行者的日常對話 偷畫男孩 惡之畫 奧勒岡之春
皮諾丘的奇幻旅程 送行者的日常對話 偷畫男孩 惡之畫 奧勒岡之春
     
府中15放映場次表 本月場次及電影資訊請上官網查詢!
   
     
     
活動售票資訊 「府中15新北市紀錄片放映院」售票資訊:
當月票券已全面開賣,各場次票券販售端點及注意事項如下:
1. 於OPENTIX售票系統端點、7-11(i-bon)、全家(FamiPort)買。
2. 於OPENTIX售票網訂購(網路及APP訂票需為OPENTIX會員),請事先自行取票,節目演出當天現場,無法受理網路訂票取票作業,敬請見諒。

★OPENTIX購票頁面:【府中15】新北市紀錄片放映院
  當日售票    
每場次電影,現場提供40張票券,每人每場限購2張,請至「府中15」
一樓服務臺購買,售完為止。  
【當日售票時間】
現場售票時間為第一場售票放映場次前一個小時開放當日各場次購票,唯上午場次僅於放映前一小時開放購買該場次票券。
免費入場辦法
開演前20分鐘於1樓發放號碼牌與蓋手印章,前10分鐘開放入場,每人限領一張號碼牌。現場座位額滿時,即不開放入場。 

索票入場辦法
電影放映前7天於週二至週日09:30-18:30至「府中15」一樓服務大廳索取。 例如:4/5(一)場次電影,3/29(一)開放索取票
   
主辦單位:新北市政府。承辦單位:新北市政府文化局。執行單位:中映電影文化公司、新北市紀錄片從業人員職業工會。媒體協力:飛碟聯播網、放映周報、世界電影雜誌、小日子、媽媽寶寶、foufou。
地址:新北市板橋區府中路15號B1。電話:02-2965-7186。網址:http://www.fuzhong15.ntpc.gov.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