府中15電子報

府中觀點 媒體報導 現場花絮 電子報 影評人推薦

影評人/推推

愛無限之彩虹光影—《愛・殺》導演講座

文|嵇少微、黃冠熹整理編輯

愛無限之彩虹光影—《愛・殺》導演講座
主講者:導演周美玲、策展人胡延凱
時間:12月12日
地點:府中15放映院
 
 
延凱:歡迎周美玲導演蒞臨,也謝謝她帶來這麼精采的作品!想問導演當初怎麼會選擇把舞踏這個元素放進電影裡面?我其實是看到這部電影才首次認識舞踏,覺得很驚人。
 
美玲:如果本來就對舞踏有些認識或看過舞踏表演的人或許就不會那麼驚訝 因為舞踏不是那麼流行的一種舞蹈形式,可是她很有力量,雖然很邪惡或是地獄,但她很純淨,我覺得她像是從地獄裡面開出一朵花的感覺,她對我來說能夠洗滌來自地獄的力量,因為她直搗本質、她不雕飾,舞踏這種舞蹈形式,特別的是在於她高度的自覺,自覺到她覺得那些刻意擺出來的像是,傳統或古典的舞蹈形式都是多餘的。在這部片裡面我們試著剝除了很多東西,撕掉很多標籤,你會覺得一直被顛覆,資訊量很大。其實對我一個創作者來說,她其實很單純,只講核心,只要看清楚身體的本質、慾望與靈魂的本質是甚麼,其他都是多餘的要剝除的。我覺得我只是試圖透過舞踏的這個形式 透過電影的形式去做這些撕掉標籤的動作。
 
延凱:影片當中也談到了很多不一樣的議題對嗎?
美玲:電影完成之後我才發現原來對大多人來說這些充滿了議題,對我來說就是一個簡單的直視靈魂的東西,簡單到我們不敢直視,簡單到讓大家覺得粗暴 因為她就赤裸裸的呈現在各位面前,她挑戰的是我們敢不敢直視,我拍完以後才曉得大家第一次看完之後會這麼shock。因為我是自己剪接,從頭到尾我都是待在家裡面一直工作及創作,因此我整個沉浸在自己的思索及察覺裡面 我已經忘了這個世界的眼光是甚麼,後來才漸漸想起原來我可能冒犯到大家了。
 
延凱:那我好奇在剪接的時候攝影師芸后有提供甚麼樣的意見嗎。你會不會問她關於戲要怎麼處理等等的問題?
 
美玲:我們會一起討論,一直不斷的討論,但是很多盲點,我們會互相提醒對方說有甚麼盲點,但這部片難的是,那個盲點可能是我們共同的盲點,我們不知道外界的眼光是甚麼樣子。後來我第一批試片的觀眾,我們圈內的同志朋友,不管是男同志女同志,都非常的不滿,結果第一個冒犯到的就是我們的粉絲跟一直作戰的同志朋友們,所以真的很難面對這樣的事情,但我必須說這些創作的題材真的其來有自,我只能說都是有例可循的,我身邊的確有這樣的人而且不在少數。這些確實都是不容易對外訴說的事情,但我覺得是一件重要的事情。特別是台灣通過同志婚姻法之後,當同性戀變成另一種框架的時候,我們是否有足夠的勇氣去徹底面對靈魂的自我,去擺脫我們新創造出來的框架。不要忘記我們本來爭取的東西是甚麼。我們本來爭取的是靈魂的自由,可是自由是要建立在親民的自覺之上,否則我不認為那是真正的自由,這是這部電影想要提醒人們的事情。
 
延凱:我覺得你是把多元成家的這個概念又提升到另外一種等級的層次了,有點顛覆同志朋友對於原本性別認定的一種想像。
 
延凱:另外我想問一下選角的部分,這次愛殺女主角陽靚剛獲得今年台北電影獎的最佳女主角,坦白說我今天看第二次我還是很驚訝她在片中的形象、造型、演出方式都跟我所看到的真實陽靚完全是兩個人,我怎麼看都覺得那不是我認識的陽靚,她的演出顛覆了本人給大家的概念。你當初是怎麼會找到她,又是從哪裡看出她演出這個角色的潛力?
 
美玲:這其實都是一種賭注啦,坦白說我怎麼有辦法預測到她能夠達到這樣的表演水平,所以的確有運氣的成分在。我不能把演員的厲害跟高明之處歸功於我自己,她真的是一個很厲害的演員,她有一個很奇妙的特質,她非常勇於面對靈魂的真實。這是作為一個演員最難達到的境界。作為演員她如果敢這麼徹底的面對靈魂的真實,她才有可能挖掘到角色的深度並且把它表現出來。當我在對演員們訴說這部片想要傳達的意思,這個角色的生命歷程,像是杜小鳳走的這段生命歷程,它代表的是怎麼樣的覺醒跟豐富的資訊量等等的。當時我在找杜小鳳這個角色的時候就看了20幾個演員。第一關先跟他們談談這個角色 只有陽靚她對這個角色的理解是出乎意料的深,我覺得她懂這個角色,但一方面也擔心她能不能做到,所以接下來就進入排戲的過程跟casting來決定是否要用她,而她確實讓我很驚豔,她的表現很出色,我就覺得我要賭下去,我要把這個角色交給她,於是我就拜託她完成杜小鳳的這趟生命旅程。
 
 
 
 

 

 

 

 

 

十一十二月主題【無限】焦點導演/影人我的週三電影課樂齡族電影院
主辦單位: 新北市政府 新北市政府文化局 執行單位: 15府中_新北市紀錄片放映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