府中15電子報

府中觀點 媒體報導 現場花絮 電子報 影評人推薦

影評人/推推

所有呼吸中理所當然卻忽略的事情__《大崎下》映後講座

文|李鼎 / 編輯|黃冠熹



映後座談|《大崎下》
時間:2/24(四) 18:30
講者:李鼎(導演)、徐韜(演員)、余政憲(電影音樂總監)

主持:策展人胡延凱
地點:府中15放映院

疫情這段期間,我們所有人都被迫停下來。我不知道你會不會想到一個像是「未來怎麼活下去?」這樣的問題。「大崎下」對我來說,就是一個這樣的題材。


這是一部極少見的故事敘事方式,通常一部作品都會賦予其中一個主要角色,讓觀眾可以跟隨那個角色,尋找故事的痕跡並感動。但「大崎下」卻不想這樣做,原因並不是作品的四個主角不夠精彩,相對來說精彩到爆。一個是方文琳 飾演的「阿霞」,因為喪夫而回到自己出生的鄉下,遇到青梅竹馬的蘇炳憲「阿水」,光是這兩個角色就可以發展一個小鎮黃昏之戀。


一個是渾身是戲的唐川大哥,他正好飾演一個綽號「鬍子」的戲班子的老大。而徐韜飾演的「阿耀」更是許多影帝喜歡的角色,就是一個天生失去表達能力的「弱智」,這種弱智是連一百元跟一千元鈔票都分不清楚的男孩,如何在失去雙親後甚至走失後,又重新回到自己的家鄉「大崎下」。

或許是因為文學的魅力,這部來自客家電視台徵選的客家文學作品,是由客家人羅景賢先生,根據自己村落的真人實事所寫下的文章。文學的魅力,常來自於他在文字間保留的想像空間,而讓讀者因為自己的生命歷練有不同的對位想像。以至於有一種和解或疏通。


我在看到羅景賢先生的故事文本後,客家電視台對於我的改編並沒有任何限制,唯一的條件,就是必須把「三稜鏡」這個物件放入劇情當中。因為「三稜鏡」正好是客家電視台當時的形象,當我理解三稜鏡之後,我才理解空氣中所有光線的色彩,會因為三稜鏡的折射而看見彩虹。那些本來我們以為毫無顏色的空氣,因為這個三稜鏡,把所有呼吸中理所當然卻忽略的事情,有了一個被看見的可能。


於是我讓「三稜鏡」成為徐韜所飾演的「阿耀」手中離不開的「家人」,然後藉由徐韜跟方文琳、唐川與蘇炳憲三個角色的互動,看是否能「折射」出這些關係中我們看不見卻一直有的情感。


但徐韜這個「阿耀」是一個無法表達自己的角色,要怎麼來說這個故事呢,而原著中那個真人實事的阿耀,居然走失三個月後,不但在別的村落存活下來,而且回到大崎下。到底他經歷了什麼?他又為何會走失?
這樣的疑問使得故事有了開展,我們藉由三個角色彼此訴說阿耀的關係,而讓這個故事呈現出如三稜鏡一般的折射,沒想到,整部片出現了一種如詩般的調性。這讓大崎下在許多獨立影展當中,獲得了兩座最佳影片的大獎,我也拿了一個編劇獎。余政憲在音效與音樂的設計,更讓他拿下了四個獎座。

藉由東方「風、水、火、土」的精神,與祭典中各種類型的打擊樂器(鼓、三角鐵),余政憲搭配小提琴的獨奏與西方電吉他的音色,像極片中阿耀牯的三稜鏡一般交互使用而產生折射的彩虹,不但緩緩道出四位主角的秘密,也讓人跟主角阿耀牯,一起徜徉在這個「是起點也是終點」的世界中,讓一切的衝突都有了意外般的和諧與諒解。

一部沒有強調任何主角的作品,讓不同語言與文化的評審,有了各自對這個作品的支持,像是疫情讓所有的人回到一個平等的起跑點,誰也不是唯一的主角。事實是,我們能否重新看待自己,如何活下去。


「大崎下」對我來說,看似像一個怎麼活下去的關係,但更認真的是說,你會用什麼角度去看你自己,以及彼此。你到底看到了什麼,你能否說出你可以是個故事,還是說,你總是活在別人的故事裡?



 

 

 

 

 

五六月主題【另類人生】焦點導演/影人我的週三電影課樂齡族電影院
主辦單位: 新北市政府 新北市政府文化局 執行單位: 15府中_新北市紀錄片放映院